炒股入门知识,新手炒股入门,怎么炒股,股票交易手续费,股票交易时间,股票入门基础知识,新手如何炒股等方面资料. 域名5wanQ.com "5万Q"

loadding...

隐庄肖时庆(5)

作者:[db:作者]      发布时间: 2017-09-01 16:32



神奇信托与行贿通道
  
  涌金系于2003年控股的云南国投,与九芝堂一起,成为魏东腾挪二级市场的两大伏笔。
  此番卷入调查并成为重要证人的刘刚,是促成这个项目的核心人物。刘刚是王益的老部下,他担任董事长的云南国投,堪称整个涌金系最私密的部分。作为云南人的王益,显然对这家故乡的公司关爱有加。
  云南国投在资本市场上总能先知先觉,获得超级收购机会。如2005年12月19日招商银行(600036.SH)公布了股改方案,12月30日赶在股权登记日之前,云南国投与国金证券从邯郸钢铁(600001.SH)手中,以每股3.60元收购了1.08亿股招商银行国有法人股。其中,云南国投获得8000万股,国金证券获得2800万股。
  同年,云南国投还收购了浦发银行(600000.SH)的法人股4000多万股,每股成本在4元以下。股权分置改革之后,这些法人股获得流通权,如以市价计算,价值连城。
  这些精准的内幕信息,无疑源于魏东的朋友圈。司法信息显示,2006年下半年,魏东提前获得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601166.SZ,下称兴业银行)即将上市的内部消息,指示云南国投,通过九芝堂代为收购富通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2000万股兴业银行法人股。
  事实上,九芝堂的胃口不止这么大。早在2006年6月13日,神华集团国华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兴业银行1.7504%(合计7000万股)股权拍卖,九芝堂就作为十家符合条件的竞拍者之一,尽管落败,其未收手。2006年11月30日,九芝堂与兴业银行原股东深圳中冠纺织印染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深圳中冠)签署转让合同,将所持1500万股兴业银行股份,以每股7元、总计1.05亿元的价格转让。两个月后兴业银行上市,当天的股价超过浦发行。
  有关人士曾作过计算,该部分限售股流通日为2008年2月5日,当日收盘价为46.46元。若深圳中冠选择在流通的首日卖出,可多获益6.97亿。而截至2006年6月30日,富通集团与深圳中冠分别位列兴业银行股东排名的第26位与第30位,九芝堂在上市前从这两家普通民营公司处,以超低价揽得3500万股法人股,在上市前夜的2007年1月位列股东排名第21位。
  在收购上述兴业银行法人股后,云南国投以此设立了瑞兴财产信托产品。该信托收益权分为优先级收益权(稳健型)和次级收益权(进取型),其中后者的份额1800万元,受益人为云南国投。2006年8月,云南国投作为财产受益人将全部收益权以私募推介的方式对外转让,该项目中1690万元进取型受让人由魏东确定。
  此时的魏东,并未忘记老友肖时庆对千金药业、九芝堂提供的帮助。
  判决书称,2006年初,魏东出于感谢,并欲借肖时庆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委员身份,为国金证券借壳成都城建投资发展股份有限公司(600109.SH,下称成都建投)上市提供帮助,为肖时庆提供了云南国投发行的瑞兴财产信托理财产品13.5万份。
  法院审理查明,肖时庆收受雷波转交的15万元本金后,将相应资金交给涌金系元老、曾参与收购九芝堂集团的云南信托股东赵隽,并以肖家保姆刘花的名义签订资金委托协议,由赵妻谈悦园代为持有这些理财产品。2008年2月到期后,赵通过谈的银行账户将理财产品的本金及收益共约615万元转入肖妻周正清的账户。
  判决书引述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的规定称,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为请托人谋取利益,以委托请托人理财的名义,未实际出资而获取收益,以受贿论处,收益额即受贿数额。并且,肖时庆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以请托人提供的收益机会,获得了财产性利益的期待权,从而获得了财产性利益,其行为符合受贿罪的构成要件。
  国金证券导火索
  种种迹象表明,涌金系在国金证券借壳成都建投的疯狂操作,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这也是魏东被有关部门约谈的直接原因。
  2004年,国金证券的前身成都证券是一家地方性券商,注册资本为1.28亿元。2003年底至次年初,刘刚从昆明转战成都,专门负责此次收购。到2006年10月涌金系已持有其53.32%的股份,此外,清华控股有限公司持有20%,上海鹏欣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上海淳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各持13.48%和4.75%,其余五家股东均为四川本地公司,而成都国资委已经完全退出。
  完成对国金证券的控股后,涌金系再次找到成都市国资委,计划借成都建投的壳资源上市。成都建投原名成都百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自2002年起因巨亏开始重组。2006年10月,国金证券借壳上市方案确定:以资产置换加定向增发方式。由九芝堂集团收购成都市国资委持有的成都建投47.17%的股份,成都建投以全部资产负债并定向增发7101.2万股,置换九芝堂集团、湖南涌金投资和四川舒卡特种纤维股份有限公司(000584.SZ,下称舒卡股份)持有的国金证券51.76%股份。
  魏东控制的涌金系公司获得了暴利。以当初入股成都证券的出资及支付成都市国资委的1000万元现金,和后来持有国金证券股票的价值看,涌金系此次一笔的账面获利至少超过90亿元。(参见《财经》2008年第10期《魏东之死》)
  在整个系列环节中,至少有两个关键处应得到证监会的批准:第一,成都建投与九芝堂集团、湖南涌金和舒卡股份的资产置换行为;第二,上市公司对这三家公司的定向增发行为。
  判决书引述雷波的供述称,在按程序准备对借壳的资产进行评估,以及迎接相关政府部门和证券监管部门的审批验收工作的过程中,为了通过审核验收,魏东开始运作并找到肖时庆帮忙。当时肖为证监会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委员会委员,在并购重组审核会议中具有表决权。因其帮助,国金证券借壳上市顺利通过审核。
  2007年12月11日,肖时庆作为重组委委员,主持召开重组委第22次会议,审核并通过国金证券上市。
  与审核环节对应,二级市场上成都建投的股东筹码在2006年初开始集中,股东户数从2005年下半年的9400多户,逐渐下降到国金证券借壳方案公布前夕的7300多户,彼时股价徘徊在6元上下。到2007年9月底,其股东数已经接近3.7万户。股东数在短短一个季度内增加了3倍多,从非常集中转为非常分散。市场人士分析,从股价反应看,三年间二级市场的每股最高获利可达130元。
  2008年4月28日,也就是自杀前一天,魏东在电话里告诉一位市场上的朋友:老兄,我的股票不值那么多钱!
  此日,魏东以这一激烈的死亡方式阻扰了调查机关,亦使自己的资产获得保全。在他身后,喜好热闹的王益已移居秦城监狱,而肖时庆离开郑州中牟县看守所,亦开始真正的牢狱生涯。■



  若以今日年龄之计,部级高官王益55岁,亦官亦商肖时庆47岁,资本大鳄魏东44岁,如此壮年,依其根基、人脉,仕途与财运仍有可期。而实际的命运却是,魏东自杀,王益、肖时庆分获死缓。
  2008年4月29日,在办案人员到来之前,不堪外力重负的魏东选择了在父母、妻子面前纵身跃下九楼自家阳台。此前两个月,魏东刚刚完成对国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600109.SH,下称国金证券)的借壳上市,同时代的资本大鳄接连毁灭,魏东的涌金系却越来越成功,其友人认为他的净资产已上百亿元。
  以魏东之死为拐点,这个高度依赖资本与人脉的系统,被迫走上另一条轨道:当年6月8日,时任国家开发银行(下称国开行)副行长、证监会原副主席王益被专案组带走调查;8月29日,涌金系干将、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下称云南国投)董事长刘刚在首都机场被控制;2009年4月29日,时任银河证券总裁、曾两进两出证监会的肖时庆被调查;5月13日,王益在证监会时期的秘书、国金证券董事长雷波被调查。
  魏东自杀三年之后,2011年4月底,肖时庆因受贿和内幕交易两宗罪名,被河南省高级法院终审判处死缓。法院认定,肖受贿约1546万元,内幕交易获利约1亿元。而2010年4月底同判死缓的王益,被认定受贿约1190万元。

 
 

5wanq.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琼ICP备11002154号-1 联系QQ:526584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