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珠海积分入学查询,深圳小学入学积分,2015年珠海积分分数,苏州入学积分公布

发布时间:2019-11-08 23:43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第一卷: 第595章 为什么她从来不和我说?

糖糖不仅仅是叶栗的软肋也是陆子羁的软肋,只要是陆芯糖喜欢的,他们几乎会无条件接受。

“但凡只要是陆南心身上发生的事情,再过于巧合,在你们看来都是理所当然。我叶栗都是那个残忍不讲理的人。既然我是这的人,我也已经坐定了这个罪名,那我更不需要顾忌这些。” “叶栗——”陆柏庭的声音沉了下来,叫着叶栗的名字。 “如果这是陆总的解释,抱歉,我没兴趣。”叶栗站了起身,“我的决定,也不可能更改。陆总不愿意离婚,那么我会起诉离婚,这样的话,恐怕陆总连我肚子里的孩子都要不到。” 叶栗淡淡的笑了笑:“也许,陆总也不稀罕,毕竟陆南心还能生。” “你……”陆柏庭的脸色一变。 叶栗看着陆柏庭变脸,一摊手,完全无动于衷:“抱歉,我不是圣母,我也做不到为人人着想,所以不要和我说这些话。” “没事的话,陆总请出去。”叶栗下了逐客令。 陆柏庭就这么看着叶栗:“我不出去呢!” “那简单,我就从这里跳下去,不高,三楼的高度而已。但是头着地的话,一尸两命是可以的。”叶栗说的无所畏惧,“逼急了,我真的没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 “你……”陆柏庭的脸色越发的阴沉。 但叶栗却始终一脸无所畏惧的模样。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起来。陆柏庭没退让的意思,叶栗就冲着陆柏庭冷笑。 她站了起身,在陆柏庭的眸光里,就这么一步步的朝着窗边走去,摆明了告诉陆柏庭,她没任何玩笑的意思。 “陆总。我的耐心和脾气都不太好,这是我的房间,请你出去。”叶栗很淡的警告陆柏庭。 纤细的手,已经推开了窗户。 陆柏庭的眸光一敛。 叶栗的话,陆柏庭并不怀疑。因为叶栗也历来都是一个说得出,做的到的人。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摆明了叶栗对自己说的解释完全无动于衷。 “你……”陆柏庭看着叶栗,“一定要这样?” “对。”叶栗笑,“有陆南心没我,有我没陆南心。只是我没陆南心那么不要脸,寻死寻活的就为了破坏别人的婚礼。我可以自愿退出的。” “叶栗。不要再蛮不讲理。”陆柏庭的脸色是真的放了下来。 “所以,陆总快点离开,我这人就是蛮不讲理的典型。你可以去找你温柔可爱的陆南心。”叶栗冷笑一声。 陆柏庭看着叶栗,一字一句:“南心重病,这些我不需要骗你。但是你没必要这样抨击南心。” 叶栗这次直接连话都不说,已经顺势要爬上窗台,脸色的表情无情到了极致。 陆柏庭的脸色变了又变。 这下,陆柏庭的态度也跟着缓了下来:“我出去,你冷静一下。” 说完,陆柏庭的身影就快速的消失在叶栗的房间里。叶栗看着关上的卧室门,仍站在原地,但是扶着护栏的手,却已经冷汗涔涔。 这一次躲过了,那下一次呢。 叶栗最终颓然的靠在床上,一直到张妈推门而入。

第一卷: 第437章 陆柏庭的脸颊出现了五指印

霍擎苍显然没想到,最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眸光渐渐的狠戾了起来。 但是周围的人却没给霍擎苍反应的机会,已经第一时间就冲了上去,这是最后的机会,如果不能抓住霍擎苍,那么留着这人,就终究是个祸害。 “不能让他跑了。”警察的情绪也跟着激动了起来。 霍擎苍涉及了太多的重案。 几个国家联手跨国追踪霍擎苍很长的时间,但是这么多年却始终无果,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再发生任何的意外。 一时间,场面变得混乱起来,但所有人的目的都很明确,就是冲着霍擎苍来的。 霍擎苍又岂是省油的灯。 会场内其余不相干的人被彻底的逼出了会场,会场的门眼见就要关上,霍擎苍的动作却忽然变得猛烈起来。 在面前的人被霍擎苍的枪直接抵靠在脑门。 一声枪响,对方倒了下去。 霍擎苍完全没任何的迟疑,踩着对方的尸体,快速的逃了出去。 陆柏庭反应的很快,叶峻伊也已经第一时间追了出去,但是霍擎苍显然对这样的情况比谁都了解,加上霍擎苍手里有枪,大家变得谨慎起来。 也是因为这样的谨慎,给了霍擎苍可趁之机。 忽然,场面越发的混乱。 原本还可以清晰可见的人,却一下子淹没在烟雾之中, 叶峻伊的反应很快,精准的对着最初霍擎苍的方向射了一枪。 但这一枪打在空气里。 在烟雾散去后,没人发现霍擎苍的踪影。 霍擎苍就好似活生生的从这样人群密集的地方消失不见了。 叶峻伊忍不住低咒一声。 在场的人也不免的错愕。 反倒是陆柏庭,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霍擎苍敢在这样的时候出现在这里,就代表肯定是做了完全的准备,他们要是能那么顺利的拿下霍擎苍,那才是大大的出乎了意外。 但是叶峻伊的那一枪,恐怕也是伤到了霍擎苍。 因为在黑色的大王里石地板上,有着清晰可见的血迹。 “他受伤了。”叶峻伊说的直接,“跑不远。” 而徐铭则匆匆赶来,立刻说着:“我们找到夫人的位置了,夫人在郊区,那边都是成片的安置房,想在里面找到人,恐怕不容易,而那里,也住着不少的居民,不能引起骚乱。” 这就意味着,对方把他们逼入了绝境。 在人群密集的地方,如果引起麻烦,那么直会给霍擎苍的人增添了机会,而非是给他们。 他们在明处,霍擎苍的人在暗处。 加上霍子羁和叶栗都在对方的手里,自然不可能掌握主动权。 而叶峻伊也在只言片语里知道了消息:“你说叶栗也不见了?” “叶栗比我们更早知道安安不见的消息,安安是陆南心带走的,叶栗害怕安安出事,所以就自己去了。我们在投标案现场,管家联系不上,等联系上了,就已经为时已晚了。” 陆柏庭把事情串联了起来。 叶峻伊低咒一声。 陆柏庭沉了沉,脸色也格外的难看:“现在首先要找到叶栗和安安。”

霍擎苍显然没想到,最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眸光渐渐的狠戾了起来。 但是周围的人却没给霍擎苍反应的机会,已经第一时间就冲了上去,这是最后的机会,如果不能抓住霍擎苍,那么留着这人,就终究是个祸害。 “不能让他跑了。”警察的情绪也跟着激动了起来。 霍擎苍涉及了太多的重案。 几个国家联手跨国追踪霍擎苍很长的时间,但是这么多年却始终无果,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再发生任何的意外。 一时间,场面变得混乱起来,但所有人的目的都很明确,就是冲着霍擎苍来的。 霍擎苍又岂是省油的灯。 会场内其余不相干的人被彻底的逼出了会场,会场的门眼见就要关上,霍擎苍的动作却忽然变得猛烈起来。 在面前的人被霍擎苍的枪直接抵靠在脑门。 一声枪响,对方倒了下去。 霍擎苍完全没任何的迟疑,踩着对方的尸体,快速的逃了出去。 陆柏庭反应的很快,叶峻伊也已经第一时间追了出去,但是霍擎苍显然对这样的情况比谁都了解,加上霍擎苍手里有枪,大家变得谨慎起来。 也是因为这样的谨慎,给了霍擎苍可趁之机。 忽然,场面越发的混乱。 原本还可以清晰可见的人,却一下子淹没在烟雾之中, 叶峻伊的反应很快,精准的对着最初霍擎苍的方向射了一枪。 但这一枪打在空气里。 在烟雾散去后,没人发现霍擎苍的踪影。 霍擎苍就好似活生生的从这样人群密集的地方消失不见了。 叶峻伊忍不住低咒一声。 在场的人也不免的错愕。 反倒是陆柏庭,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霍擎苍敢在这样的时候出现在这里,就代表肯定是做了完全的准备,他们要是能那么顺利的拿下霍擎苍,那才是大大的出乎了意外。 但是叶峻伊的那一枪,恐怕也是伤到了霍擎苍。 因为在黑色的大王里石地板上,有着清晰可见的血迹。 “他受伤了。”叶峻伊说的直接,“跑不远。” 而徐铭则匆匆赶来,立刻说着:“我们找到夫人的位置了,夫人在郊区,那边都是成片的安置房,想在里面找到人,恐怕不容易,而那里,也住着不少的居民,不能引起骚乱。” 这就意味着,对方把他们逼入了绝境。 在人群密集的地方,如果引起麻烦,那么直会给霍擎苍的人增添了机会,而非是给他们。 他们在明处,霍擎苍的人在暗处。 加上霍子羁和叶栗都在对方的手里,自然不可能掌握主动权。 而叶峻伊也在只言片语里知道了消息:“你说叶栗也不见了?” “叶栗比我们更早知道安安不见的消息,安安是陆南心带走的,叶栗害怕安安出事,所以就自己去了。我们在投标案现场,管家联系不上,等联系上了,就已经为时已晚了。” 陆柏庭把事情串联了起来。 叶峻伊低咒一声。 陆柏庭沉了沉,脸色也格外的难看:“现在首先要找到叶栗和安安。”水玲珑

第一卷: 第756章 毕竟我怎么会让仇人笑!

第一卷: 第73章 下辈子我都不可能和陆南心道歉

叶栗最终没说话。 一顿饭,不紧不慢的吃了一个多小时,一直到霍子羁在麦当劳附带的最简单的游乐设施里面玩的满身大汗,所有的小朋友都走完后,霍子羁才不情不愿的出来。 陆柏庭倒是看明白了:“等下还有更大的游乐场,难道你没兴趣,只想在麦当劳里面?” “真的?”霍子羁的眼睛亮了。 “你都不去这些地方玩的?”陆柏庭是真好奇了。 霍子羁安静了下,摇头:“这是第一次。” 陆柏庭也跟着楞了一下,然后没说话,牵着霍子羁的手,看了一眼叶栗,叶栗无声的默认了霍子羁的说法。 陆柏庭点点头,很自然的搂着叶栗,就这么带着霍子羁,陪着他去了丰城最大的儿童游乐中心,霍子羁看见的时候,都快兴奋坏了。 陆柏庭没太估计自己背上的伤口,陪着霍子羁在游乐场里面玩的不亦乐乎。 他知道叶栗从来不喜欢人多嘈杂的地方,并没让叶栗进来,只是很自然的把自己的西装外套,霍子羁的小书包交给了叶栗。 “在这坐着,嗯?”陆柏庭说着,快速的亲了一下叶栗的唇,“我陪安安玩会。” 叶栗的眉头拧了起来。 “我保证,不会有事。何况,这是游乐场,能出什么乱子。”陆柏庭一眼就看穿了叶栗的想法,低低的笑着,“谢谢老婆关心我。” 叶栗:“谁说我关心你?我只是不想被你牵连了!” “好。我知道。”陆柏庭不动怒。 而后,陆柏庭就转移了话题:“你要等无聊了,就去反斗城,反斗城就在前面,安安要星球大战的那个乐高,反斗城里有。” 交代完,陆柏庭还真的不看叶栗,转身就去找了霍子羁。 叶栗:“……” 她不吭声,再看着挂在自己手臂上的西装,带着陆柏庭身上淡淡的味道,偶尔那视线落在陆柏庭和霍子羁的身上,两人玩得很疯,却丝毫感觉不到虚伪。 叶栗的眸光越来越沉。 这样的感觉,不知道多少次涌在叶栗的心口,闷的叶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样的画面,总可以让叶栗想起那个没掉的孩子。她从来没和陆柏庭认真的谈过这个问题,只要谈到了,两人最终就会不欢而散。 也许,对谁而言,都是很沉的一个伤痛。 最终,叶栗快速的离开了游乐区,直接去了反斗城,按照陆柏庭的交代,给霍子羁买了乐高。 确确实实,下一次再见到霍子羁,叶栗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但是,想起霍擎苍对自己的条件,叶栗沉了沉,没再多说什么,那眸光跟着黯淡了下来。 很快,叶栗买完单,就朝着游乐场的方向走去。 他们三个人出来的时间本来就晚,这么一闹腾,加上霍子羁玩的不亦乐乎,根本那就忘记了时间。 等工作人员开始请人的时候,霍子羁才有些悻悻然的朝着游乐场的外面走去。 叶栗站着,看着陆柏庭牵着霍子羁最后走出来,这人的衬衫已经完全的浸湿了,在衬衫下,隐约可见绷带的痕迹。

第一卷: 第832章 叶栗,不是你想的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