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金庸群侠传汴梁大学版,绅士武侠金庸群侠传5,单机金庸群侠传3攻略,网游之金庸群侠传

发布时间:2019-11-15 21:54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照顾你。”仅此而已。不然呢?还能怎样?只要看着她好好的,就足够了。事到如今,他还敢奢望什么吗?早就不敢了。“照顾我,还是孩子?孩子是我的,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许诺暴躁的说,下意识的护住自己的肚子,秦晋霖看着她,只听她恨声道:“你已经害死了我的一个孩子,我不会再让你伤害我的第二个孩子,他是我的,是我的!这一次,要么一尸两命,要么你给我滚!我不会让你碰他一下!”狰狞,疯狂。看着他的眼里也全都是防备。秦晋霖颓败的笑了笑,转身进了厨房,做好了早餐,然后默默地离开。接下来的一个月,一直都是如此。秦晋霖会到了时间就过来做好早晚饭,然后再离开。一言不发,也不会再像是之前那样试图和她说话。仿佛他只是她许诺顾来的一个钟点工。而她,到了他要来的时间,会自然的躲在楼上不下来,听着他走了,才敢出来透透气。这样一来,他们走的这样近,竟然也有半个月没见过面了。时间长了,也有了默契。但是今天一早,许诺起来并没有听到声音,等到她下楼的时候,已经是十点了。打算直接出门,不想才推开门,门外不知何时多了一辆车。“这……”疑惑间,就见秦晋霖从车上下来,“我送你去产检。”“不用,我自己可以去。”听到他的话,她稍微的讶异了一下。没想到他竟然知道她产检的日子。“你现在肚子大了,开车去比较方便点,如果你不想让我看孩子,我可以在外面等你。”“嗯。”他说的也不无道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她自己可以折腾,但是对于这个孩子,她不想再发生意外。答应了秦晋霖,乘着他的车子直接去了医院。到了医院,秦晋霖要下车陪她进去的时候,许诺挣脱了他的搀扶,“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好。”秦晋霖艰涩的吐出一个字来,到了这一刻,才知道原来嘴里可以这么苦。就连说话都变得艰难。眼看着她进去,克制住自己跟上去的冲动,然后无声的回到车里,点了一支烟,靠着车狠狠的吸了一口。他不喜欢吸烟,以前总觉得这种东西和他的气质不配,但现在才知道,吸的事一种心情。苦涩和压抑。这一个月来,他学会了喝闷酒,学会了吸烟。那些以前嫌弃的,统统都学会了。但是在她的面前还要干干净净的,希望她哪一天出来看到他不是醉醺醺的,可是除了今天,她一次都没有出来过。到底是伤了。等了一个多小时,看着她出来后,偷偷的掐灭了不知道是第几只烟。坐上车,许诺嗅到他身上那股淡淡的烟草味,看了他两眼,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孩子怎么样?”回去的时候,他状似无意的问。得到的依旧是她公式化的回答,“这是我的孩子,你不需要关心。”

“照顾你。”仅此而已。不然呢?还能怎样?只要看着她好好的,就足够了。事到如今,他还敢奢望什么吗?早就不敢了。“照顾我,还是孩子?孩子是我的,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许诺暴躁的说,下意识的护住自己的肚子,秦晋霖看着她,只听她恨声道:“你已经害死了我的一个孩子,我不会再让你伤害我的第二个孩子,他是我的,是我的!这一次,要么一尸两命,要么你给我滚!我不会让你碰他一下!”狰狞,疯狂。看着他的眼里也全都是防备。秦晋霖颓败的笑了笑,转身进了厨房,做好了早餐,然后默默地离开。接下来的一个月,一直都是如此。秦晋霖会到了时间就过来做好早晚饭,然后再离开。一言不发,也不会再像是之前那样试图和她说话。仿佛他只是她许诺顾来的一个钟点工。而她,到了他要来的时间,会自然的躲在楼上不下来,听着他走了,才敢出来透透气。这样一来,他们走的这样近,竟然也有半个月没见过面了。时间长了,也有了默契。但是今天一早,许诺起来并没有听到声音,等到她下楼的时候,已经是十点了。打算直接出门,不想才推开门,门外不知何时多了一辆车。“这……”疑惑间,就见秦晋霖从车上下来,“我送你去产检。”“不用,我自己可以去。”听到他的话,她稍微的讶异了一下。没想到他竟然知道她产检的日子。“你现在肚子大了,开车去比较方便点,如果你不想让我看孩子,我可以在外面等你。”“嗯。”他说的也不无道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她自己可以折腾,但是对于这个孩子,她不想再发生意外。答应了秦晋霖,乘着他的车子直接去了医院。到了医院,秦晋霖要下车陪她进去的时候,许诺挣脱了他的搀扶,“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好。”秦晋霖艰涩的吐出一个字来,到了这一刻,才知道原来嘴里可以这么苦。就连说话都变得艰难。眼看着她进去,克制住自己跟上去的冲动,然后无声的回到车里,点了一支烟,靠着车狠狠的吸了一口。他不喜欢吸烟,以前总觉得这种东西和他的气质不配,但现在才知道,吸的事一种心情。苦涩和压抑。这一个月来,他学会了喝闷酒,学会了吸烟。那些以前嫌弃的,统统都学会了。但是在她的面前还要干干净净的,希望她哪一天出来看到他不是醉醺醺的,可是除了今天,她一次都没有出来过。到底是伤了。等了一个多小时,看着她出来后,偷偷的掐灭了不知道是第几只烟。坐上车,许诺嗅到他身上那股淡淡的烟草味,看了他两眼,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孩子怎么样?”回去的时候,他状似无意的问。得到的依旧是她公式化的回答,“这是我的孩子,你不需要关心。”莱姆生活

“好,你去吧!”许诺笑着答应,只是在秦晋霖出门的那一刻,缓缓的放下筷子,起身往楼上去。“夫人不吃了吗?”“到了吧!”一言不发的走,连一句缘由都没有。纵然他爱她,但或许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并没有有给她十足的信任。他们之间果然没有调和的余地。他始终不信她。其实在他接电话的那一刻她就想好了,就算对方是乔雨欣,只要他说一句她都会点头让他过去的,可是他终究是没有。“许诺,你给了自己一个梦,但是现在你的梦该醒了。哪怕你背着良心,刻意的忘掉父亲的死因,可们终究不合适啊!”夜半,许诺看着空荡荡的床,冷冷的背过身去,电话铃却在这个时候躁动起来。快速的拿起电话,接起来传来的是医生的急躁声音。“许诺吗?你母亲情况恶化需要手术治疗,麻烦你快点过来!”“好!”突如其来的消息,许诺连忙起身,二十分钟后赶到医院,母亲已经在手术室了。“我妈妈怎么样?”“许诺?”“是我!”急忙应了医生的话,就见他们拿了一个文件给她,“麻烦签个字。”“好的!”许诺颤抖着签了字,呆呆的看着手术室的门,拿起电话给秦晋霖拨了过去,但只有忙音。没有人接,一次又一次,最后只有那公式化的声音。许诺冷笑,用力的握着手机。这就是她的婚姻,即便有了爱情也总是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找不到他。所以她要这样的婚姻有什么用处?医院的走廊冷的刺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眼睛麻木的眨一下都费力,手术室的大门终于打开,医生冷冰冰的出来,“许小姐,请您过来一下。”医生办公室,医生摘下口罩面露难色。“我妈怎么样?是不是情况很不好?”许诺小心的问,医生摇了摇头,“她的求生意志很弱,我建议重症观察没有太大的风险之后,许小姐可以考虑转院,换个环境或许会好一点。”“我、我知道了。”许诺不断的点头。或许他们真的该离开这里了。一连三天,她都是在医院里过的,而手机再也没有响过,也没有他的消息。不用想也知道,他没有回过家,更没有看到她的消息。或许是看到了,只是不想回。胡乱的在医院里走,眼角忽然闪过一抹熟悉的影子,快步的跟上去见到的……果然,他们在一起呢。乔雨欣坐在轮椅上,推着她的人正是秦晋霖,看这个样子似乎是检查身体。但他们做什么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和乔雨欣在一起,却一个字都不与她透漏。所以,她到底是什么?这场对决里,她早就输的一败涂地。重症监护室外,许诺看着母亲,手轻抚在门上,耳边不断的重复着医生的那句话,“换个环境或许会好一点。”“是啊,我也该换个环境了。”许诺喃喃自语,眼神逐渐的坚韧起来,忽然快速的转身离开。胡氏集团的总裁办公室,许诺进来的时候,那坐在总裁位置上的胖男人就笑呵呵的起身,“许小姐,你来了?我可真是让我好等啊~”

是夜,雨还未停。海景别墅外,许诺开着车子,看到一男一女出来后,发动机轰鸣,立刻不要命的撞了过去。这一刻她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死。大家都一起死吧。痛苦太多,就会麻木。麻木不仁,道德又是什么?她的孩子都被他们害死了,她这个妈妈唯一能做的,就是和他们一起死亡。她才出生的孩子,明明她都听到了啼哭声。“啊——”听到车子的轰鸣,乔雨欣看过来,见到车子里许诺的脸,大声的叫了起来。秦晋霖看着这边,第一反应就是挡在乔雨欣的面前。看到秦晋霖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眼见着车子就要撞过去了,许诺最终是快速的打着方向盘,车子一个侧滑,车头甩向一旁,一下子冲进了海里。“许诺——”眼看着车子冲过去,秦晋霖疯了似的大叫。听到那声叫喊,许诺笑了。至少,他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在意她的不是吗?原来,到了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爱的多深。自以为的忘记,自以为可以下手,原来看到那张脸的那一刻,她就输的体无完肤。她许诺就是这么贱,贱的可以自己死亡,也舍不得伤他半分半毫。闭上眼,海水没过鼻子的那一刻,眼角一滴泪落在汪洋大海里。“宝宝,就让妈妈陪你吧。或许我们本来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就让这一切随之沉没,此后这世上的一切都和我们没有关系了。”眼看着车子一点点的沉默,秦晋霖疯狂的冲过去。“许诺,许诺!”冲进水里,大声的叫喊,用力的去拉车门,但那是水里,怎么可能拉的开。乔雨欣看着那沉在海里的车,看着那冲过去的人,终于拍了拍胸口,似乎是终于安心了。只要许诺死了,以后哪怕是她许诺还活在秦晋霖的心里,那又怎样?和秦晋霖在一起的是她乔雨欣,秦晋霖的下半辈子,都是属于她乔雨欣的。挣扎着,疯狂的咆哮着。直到警察和救援的来了,秦晋霖都是一身木然。窒息,没有了呼吸的世界是安宁的。她不愿意醒来。床畔,秦晋霖守着,看到医生进来,拧眉问:“为什么还没醒来?”“可能病人自己不愿意醒来,目前她的身体状况没有任何问题,可能再过一段时间,自己就会醒来了。”医生的话音落下,一阵脚步声传来。周云峰进到病房里,看到秦晋霖二话不说,直接一拳打过去。“秦晋霖,你个废物,你到底还要一次次的伤她到什么时候?”拳头打在秦晋霖的脸上,秦晋霖不还手,只是任由周云峰打着。这一刻有个人打他,也能让他好受一点。他秦晋霖就是个废物,一次次的伤害自己爱的人。一拳狠狠的打在他的脸上,嘴角的血迹打出来,身子跌在床畔,看了一眼床上的许诺,秦晋霖突然苦笑,“一边是我的女人,一边是我的孩子。你让我怎么办?”

“是、也不是。”“嗯?”周云峰不解的问,许诺淡淡的道:“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现在也只有你可以帮我了。”“什么事?”见许诺少有的需要帮忙。上一次许诺让他帮忙,就是秦晋霖要换肾的时候,那时的许诺还一身的傲骨,她在他的面前自信飞扬的说,我相信他是真的爱我,我也愿意这样做。即便他一次次的强调不需要我帮他换肾,但是我许诺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那时的许诺,浑身上下就绽放着夺目的光彩,让他忍不住的被吸引。而今的许诺,瘦弱的只想让他保护,疼在怀里,好好的呵护。秦晋霖到底如何狠心,把她折磨成这个样子?“云峰,我妈是中毒死的。转院后R国的医生告诉我的,之前我妈的病情也一直很稳定,所以我现在想要知道,一年前我妈病情突然恶化的那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当时我不敢多想,但是现在想想我都忍不住的后怕。怎么偏偏就那么刚刚好,那一天乔雨欣出事了,秦晋霖前脚才走,紧接着我妈那边就病情恶化了。后来我要带着我妈出国,我卖了公司,去了R国后,胡慧强的尾款却一直没有给我,我昨晚上去找了胡慧强,要了钱,我发现……”许诺顿下来,嘴唇有点抖,抱着手臂,只觉得周身都是凉的。“发现什么?”见她如此的恐惧,周云峰紧张的问。许诺摇了摇头,“云峰,我来公司之前去银行查了那笔钱,那笔钱是前几天才存进去的,也就是说,包括胡慧强,都和那个背后操控我的人是一伙的。我不敢想,如果这个人是乔雨欣,她到底隐藏了什么身份?”那个乔家的大小姐,仅仅是一个乔家的话,怎么可以连胡慧强都可以操控?“这件事我去查,近来你就住在我那,我不希望在结果出来之前,你再出了什么意外。”周云峰异常的坚定,许诺点了点头,她没有拒绝的理由。因为她根本没有自保的能力。她形单影只,她现在才发现,她的一切都在对方的掌控。她真的怕了。一周的时间,她都住在周云峰那里。看着周云峰忙忙碌碌的给她弄些好玩的东西来,为了让她可以开心点,还不顾自己儒雅的形象,故意做一些搞笑的嘴脸。他对她的悉心照顾,她都看在眼里。但她已经被伤的支离破碎,她不能为了修补自己的伤口,去伤害另一个一心对她好的人。她许诺不能再自私了。“诺诺,你的礼服。”周云峰打开一个盒子。许诺看着里面那套纯白色的礼服,十分的简约,穿上却不失优雅。什么时候开始,她也走了优雅淑女的路线,而不是过去的张扬的美。许诺笑了笑,轻抚着礼服,“婚礼几点开始?”“十一点钟,现在换衣服还来得及。”“马上来。”换了礼服,头发简单的挽了一个发髻,挽着周云峰的手臂,他一席白色的西装,一身儒雅的气质,即便已经三十岁了,已经是个翩翩佳公子。“云峰,你似乎越来越帅了。”

“是不是真的,只要把内容放出来看看不就知道了?”许诺讽刺的说,秦晋霖捏着U盘,忽然怒道:“许诺,你到底有完没完?要离婚的是你,现在来闹婚礼的也是你,你还要不要脸了?”秦晋霖忽然怒吼。宾客们也是吓了一跳。因为都知道许诺和秦晋霖之前是夫妻,所以今天谁也没敢掺和。不想这会儿秦晋霖竟然忽然爆发了。看着面前的许诺,一众人眼里尽是鄙夷。“都提了离婚了还来这里丢人。”“想搞臭了雨欣就能显示出她自己有多好呗,简直是有病。”“丑人多作怪!”“……”一旁的人一个个的指责,许诺听着秦晋霖的怒骂,心里痛吗?早就没感觉了。她要是再傻的一次又一次被伤害,她许诺才真是犯贱和不要脸。看着秦晋霖手里的U盘,许诺淡淡道:“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当然,我希望你们的孩子可以安全的生出来,千万不要午夜梦回的被吓醒了,你们对我做的一切,我都记着呢,马上你们就会得到报应了。”许诺落下一句话,目光放在秦晋霖的身上,“秦晋霖,别说的我好像多在意你,我们早就完了,哪怕未来你跪在我面前,我许诺看都不会多看一眼,何必自作多情以为我是为了破坏你们的婚礼来的。渣男配贱女,绝配!”许诺扔下一句话,高傲的转身。秦晋霖的身子一震,握着手里的U盘,眼神晦暗。离开了婚礼,许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看着身边的男人,许诺真诚的道:“谢谢你云峰,没有你我也不会拿到这些视频,现在这件事既然警方已经介入调查了,我相信马上就会有结果的,恶人早晚都会得到报应的。”“这件事结束后,打算去哪里?”“找个没人的地方,自生自灭。”“你就真的一点儿都不考虑我?”周云峰有些不甘心的问,许诺摇头,“不是我不考虑,而是我没资格考虑。云峰,你的幸福不是我,早晚有一天,你会遇到那个值得你爱的人。现在只是时候还没有到,不要被我耽误了你的视线,我这样的人,怎么能再嫁进周家?我连自己还会不会有孩子都不知道,我不能耽误你……”好歹是大户。没有孩子终归会成为两个人之间的一道伤痕。而她的孩子……她会找到,不管是活的还是尸体,她都会找到。“诺诺,我不需要你爱我,也不需要你给我多少回应,我只要你在我身边,这样就够了。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了你,不是我不想改变,而是太难了。”喜欢一个人并不可怕,但是当喜欢一个人成为一种习惯的时候,那才是最可怕的。而他周云峰对她许诺,就是一种习惯。习惯了呵护,习惯了保护,习惯了照顾她的一切,只要她一句话,他就会义不容辞。“云峰,习惯也是可以改变的。就像我以前一直以为,离开秦晋霖我会死,但是现在我不是活的好好的?不是不能改变,而是你的心里不愿意改变。云峰,我不能再耽误你了。”

然而无论如何挣扎,男女天生的力量差异都让她处在弱势的那一方。噬咬的吻,混合着血腥味,像是野兽一样的咆哮。受伤的两个人不断的伤着对方,却又极力的想要靠近。大力的冲撞,眼泪落在他后背的抓痕上,哭泣着却又忍不住配合他。他们是那样的契合,又是那样的不合适。“诺诺,我们不要分开,也不会分开。”“呜呜——”她哭着,不应他的话。心里划开一道血淋淋的口子,不断的流着鲜血。有些事一旦打开一个缺口,后续就不会再受自己的控制。一次又一次,每次嘴上说着拒绝,但最后还是发生了。他们在一起,声嘶力竭,却又无比的契合。他似乎是下定了决心再要一个孩子,所以一次比一次深入,有时候她以为会在这样的激烈中死去,或许那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日复一日,两人的关系似乎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至少没有那么激烈的争吵,即便是有秦晋霖也会忍气吞声,一切仿佛回到了他没有做手术之前,她肆无忌惮而他总是冷眼看着,却又无声的忍耐。那时候,她以为他只是不想理她。因为不爱所以对她没有情绪,但是现在想起来,竟然眼泪忍不住的掉下来。落地窗前,许诺蜷缩着,看着楼下离开的车子又哭又笑。“许诺,你就是个大笨蛋,为什么到了现在你才发现?”如果可以早一点,事情也不会像是现在这样无法挽回。这天夜里他回来的很晚,但依旧疯狂。疯狂的吻,用力的冲撞,到了最后那一瞬火花碰撞,一枚凉凉的东西套在她的无名指上。“诺诺,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祈求的声音,炽烈的吻。许诺眼角的泪痕潸然而下,抬手看着那枚晶莹的钻戒,又哭又笑。“诺诺,不要哭,你哭的我心都疼了。”“你当初为何就不给我?”天知道她盼了这枚戒指盼了多少年,她一直以为这是要给乔雨欣的,她不停的争,不停的闹。如今终于到了她的手上,再也没有了那种欣喜,有的只有无止境的疼。“我送过你很多东西,每次都被你弄丢了,我就想你那么不会保存,那这最珍贵的就由我来帮你存着。后来我想过给你,但你看到那么多次都不曾开口要过,我在想你什么时候才会忍不住要,再后来……”他病了,他们之间就渐行渐远。许诺笑,笑的不可自已,哭的昏天黑地。“原来、原来是这样……”看着她一边笑一边流泪,秦晋霖不断的擦着她的眼眶,“诺诺,不要哭了也不要笑了,我们重新开始。再也不要吵了,也不闹了,以后我再也不会怀疑你,我……”“我一直以为这是给乔雨欣的,好几次我拿起来,我想要,但你拒绝了。后来我以为这永远不会是我的,我再也不敢要了,我一直以为你爱的是她,娶我只是迫于无奈……”

说完就进了门房继续补觉。而许诺继续敲门。大概过了二十分钟,似乎是实在受不了了,保安无奈道:“好了好了,你是姑奶奶,我去给你叫行了吧!”一刻钟后,胡家的客厅里。胡慧强看着这个坐在自己面前的女人,不得不奉承着一脸笑意。即便大半夜的被喊醒了还带着不少的起床气。“胡总没想到我会回来吧!”许诺讽刺的笑着,胡慧强脸上的笑容有点儿挂不住,“许小姐说的哪里话,只是这个时间回来,让我有点儿意外……”“的确是该意外啊,我也意外胡总竟然是这么不讲信用的人,说好的尾款,一年多了,我竟然一分钱都没见到,胡总你是不是该给我个解释。”“呵呵……”胡慧强笑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让胡夫人上楼拿出了一张卡,递给许诺,“许小姐,钱都在这里存着呢,当时你的卡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这笔钱一直打不进去,后来我就一直把钱存在这张卡上,就等你哪天回来就给你了。”“你我错怪胡总了?”许诺拿过卡,胡慧强陪着笑,“哪里哪里,本来也是我的钱没到位,有隔阂也是我的问题。”“呵!”许诺冷冷的一笑,拿着卡离开。胡慧强看着许诺的背影,眼里尽是愤怒,眼看着许诺的身影消失,胡慧强一脚踹在茶几上,“臭婊子,我看你还能嚣张几天。半夜上门来要钱?今天你拿走多少,马上你就会都吐出来给我!”许诺离开,路上的时候有辆车快速的朝着她冲过来,刚好一辆车像是酒驾一样停在她不远处,那车子被挡了一下,不得不急着调转了方向。看着那车子离开,许诺忍不住皱眉。她才回来,难道这么快就有人知道了?眯着眼,眼里尽是困惑。找了个附近的酒店住下,第二天一早直接去了周云峰的公司。到了周云峰的办公室的时候,周云峰看到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人,满眼的不敢置信。“诺诺?”轻声的叫着,声音都是沙哑的。许诺笑着点头,“云峰,我回来了。”“这么长时间你去哪里了?怎么一个消息都不给我?秦晋霖你可以不理,难道连我,你也打算都忘了吗?”“云峰,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许诺眼睛有些湿润,这么多年过去了,只有周云峰对她一如既往。“我有时候甚至情愿你是这个意思。”周云峰淡淡的笑着,笑容里尽是无奈。她的诺诺,终究不是他的。“云峰,你也不小了,不要……”“不要说,我都懂。只要看着你好好的,从现在开始我会认真考虑你的话!”他都懂。她想说让他找个好女人娶了,让他不要这样一直单着,可是他舍不得。一旦结婚了,即便不爱他也有自己的责任,就不能再这么肆无忌惮的照顾她了。“诺诺,秦晋霖要结婚了,你是为了这个回来的,对吗?”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打在乔雨欣的脸上,也打断了她撕心裂肺的嘶吼。乔雨欣的脸被打的偏向一侧,怔了几秒钟,眼泪唰的一下流出来,缓缓的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眼里全都是不可置信。“晋霖哥哥,你、打我?”乔雨欣轻抚着自己的脸颊,不断的傻笑,“哈哈,你打我?”“难道你打了我,许诺就回来吗?你真可怜,你比我还可怜!”乔雨欣大叫,秦晋霖用力的握着自己的手,狠狠的收成了拳头。“乔雨欣,今天为止,你我两不相欠,以后我再也不会见你。”曾经以为的好女孩儿,曾经悉心照顾他的人,到底都变了。一步步的离开,步伐有些颓废,乔雨欣看着他的背影,不断的冷笑,“我诅咒你,我诅咒你们一辈子都不能在一起!”雨大了,她的声音淹没在雨水的瀑布里,却成了他心里的一道跨不过去的伤疤。呵,诅咒吗?如果这是一场无休止的感情拉锯,那他情愿一生都不争挣脱。他要那个人,即便已经支离破碎不可挽回,但他依旧不可能放手。那是他的命啊!如果不爱,怎么会对她如此苛刻,如果不爱,又怎么会嫉妒的发疯?但是过去他的爱,太狭隘了。R国,空气总是那么清新,天空总是那么湛蓝湛蓝的,不需要担心什么时候会有雾霾,更不需要担心心里会多出一块阴霾,因为心如止水。医院,许诺产检完出来,摸着自己已经鼓起了的肚子眼里全都是笑容。她看到了她的宝贝。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出现的小天使。如果没有这个孩子,她或许根本就撑不下去。在路边的一个小饭店里点了吃的自己庆祝,吃饱了踩着夕阳的余晖回到自己的住处。这样的日子过久了,竟然也觉得舒心。原来一个人也不是不可以。不想,才回去,竟然就看到了门口一个的熟悉的身影。他斜倚在门口,看到她出现,连忙直起身,十分绅士的样子,然后一脸笑意的过来,在她的面前站定,“你好,我是你的新邻居。”新邻居?许诺有点懵逼,但即便他装出一副绅士的样子,她也没打算和他客气,“秦晋霖,你又玩什么花样?”“既然过去的记忆并不美好,那么我们可以重新认识。”“谁要和你重新认识?”听着她的奇葩言论,许诺不客气的避开他的大手,却不想他竟然固执的拉起她的手握了两下,丝毫不介意她的冷脸,“好了,现在已经认识了。”“秦晋霖,你是不是有病?”看着他,总觉得他已经神志不清了。可是他的神情却是那么的认真。“诺诺,不要骗我了,我观察了一个月,那个男人在这里的日子屈指可数。那个男人有男朋友,你们充其量只是姐妹。就算你的孩子真的是他的,他也是想要骗婚的,你们不会在一起的。”“要你管!”不客气的推开他,秦晋霖后退一步,然后不要脸的跟着她进了房间。“诺诺,你饿了吗?我给你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