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spss如何看组间差异,spss聚类分析步骤,spss是什么软件,spss多选题怎么分析

发布时间:2019-11-19 04:11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第646章去送贺兰唏 “炙王妃,境主有请。” 楚倾瑶冷眸微凉,嘴角挂着淡淡的不屑,昆仑卫一共有二十人,如果动手的话,根本不是暗卫的对手。她道,“境主以为他是谁?让我去我就去?” “炙王妃,休得放肆!”昆仑卫大怒。 楚倾瑶讥笑的看着他,“你是昆几?我看你年纪不大,人倒是先糊涂了。我的夫君,就是死在境主手里,他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我恨不得吃他肉喝他血,凭什么我还要听他的?如果你是我,你会吗?” 昆仑卫挥了下手中的长剑,“炙王妃,你不想去也行,交出童芜的解药,我们也不为难你。” 楚倾瑶笑起来,“可我想为难你们呢!怎么办?” 在昆仑卫愣神之际,她挥手道,“七杀,动手,一个不留!” 炙王府暗卫早就恨透了昆仑卫,听到王妃下令,各个卯着劲的往上冲。一时之间,打得昆仑卫有点措手不及。 楚倾瑶见双方都发了狠,对着暗处道,“赶紧出来,以少胜多,杀完好赶路。” 本来就在暗处看着眼红的其他暗卫,听到王妃发话,一窝蜂的冲了出来。转眼之间,就将这二十名昆仑卫尽数斩杀。 “王妃,尸体……”七杀还没说完,楚倾瑶就拿出一瓶腐蚀性药液给他,叮嘱他往尸体上倒的时候小心些,千万别溅到身上。等尸体化成水之后,用土把痕迹盖住。 “王妃放心,保证完成任务。”七杀很快将事情办好。这才招呼一声,大家又继续上路。 往前又走了四天,突然接到京中飞鸽传书,说轩辕炙已经护送贺兰唏出了京城,去往苍隼国了。 看着前面的岔道口,楚倾瑶对七杀道,“我想去送送贺兰唏,等她成亲之后,大家再想见面就难了。” 七杀道,“王妃,左边的路是往苍隼国的,如果我们速度够快,就会在光明城与王爷相见” “那走吧!”楚倾瑶道。 几天之后,他们进了一座小镇,楚倾瑶见天色已晚,小镇又依山傍水,便放慢了马速,想歇在这里。 七杀从旁边跑过来,指了指前方的药铺,“王妃,刚进去的人好像是绵姨。” “确定一下,如果是,就打个招呼。”绵姨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楚倾瑶也不想把过去的事记在心上。 七杀很快就把绵姨领了过来,绵姨看着她,道,“既然到了这里,就到我家住一晚,明早再走。” 楚倾瑶下马,“绵姨不是一个人住吧?我们过去,怕是不太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挺大的一个院子,别说住你一个,就是十个也有地方。”她看了眼暗卫,“他们我就不管了,自己找客栈去。” 小镇不大,很快就走到绵姨的家。一进院,她就对着屋子里面喊,“如一,你看谁来了?” 素如一一身翠绿的薄衫从房里出来,看到绵姨身后跟着楚倾瑶,身子就是一僵。 “如一,怎么了?”昆一在她身后跟了出来。 素如一面上已经恢复了自然,笑着走过来,“楚倾瑶,好久不见!” “我是路过这里,正好碰到了绵姨,看一眼就走。”看出素如一的尴尬,楚倾瑶也不想多留。毕竟以前发生的事,谁都不能当作没发生。 昆一往前挡住素如一,对绵姨道,“绵姨,如一有些不舒服,我先带她回房了。” “站住!”绵姨的声音大起来,“如一的身子一直不太好,这次正好碰到了楚倾瑶,是我请她过来,给如一看病的。” 昆一也知道素如一身子弱,不情愿的往旁边闪了闪。 楚倾瑶笑了下,“绵姨,你喜欢素如一,把她当闺女那是你的事。与其我们见面,大家都不自在,我还是先走了。如果你想给素如一看病,就去找家医馆,天琼医馆里的大夫,有半数以上都是我的徒弟。” 她转身往外走,素如一却忽然叫住了她,“楚倾瑶,你等等!” “你有事?”楚倾瑶站定,却没回头。 “炙哥哥他还好吗?”素如一说完,又赶紧解释,“我现在已经是昆一的妻子了,你不要多想,我只是怕他不是那个人的对手,有些担心。” 楚倾瑶回头,脸上带着如朝花般明艳的笑容,“就算他不是那个人的对手,有我在,他也绝不会输。” 素如一身子一僵,脸上写落失落,“楚倾瑶,你能给我看看病吗?我想和昆一好好过日子,还要给他生儿育女。” 楚倾瑶看向昆一,见他腼腆的脸上,带着一丝欣喜,好像激动得恨不得跳起来。自从素如一和他在一起后,他就越来越自卑,他总觉得自己配不上她,怕委屈了她。 素如一对上他的眼睛,“昆一,就算我曾经高贵得让你仰视,那也是别人制造出来的假象,其实我比你还要卑微,谢谢你肯接受我,谢谢你不计较我的过去。” 昆一眼圈发红,伸手将她抱住。绵姨咳嗽了一声,对楚倾瑶道,“既然来了,就在这住一晚,正好我也想打听一下炙儿的消息。” “他很好,你不用担心。”楚倾瑶边说边往外走,绵姨追了出来,“你真的不在这住?” 楚倾瑶目光淡然,随和的道,“素如一应该是小产伤了身子,想要有孕,必须得从气血上调理,我回去写个方子,一会让暗卫送过来。我急着赶路,明早天不亮就得走,就不打扰了。” 七杀等在前面路口处,老远的向她跑来,“王妃,已经包下了镇上的所有客栈,今晚大家都能好好休息一晚。” “嗯,一会我写个方子,你给绵姨送过来。” “王妃,你心地是不是太善良了,素如一以前可是一直和你抢王爷的。”想到以前,七杀就一脸鄙视。 “一个方子而已,我不给她开,别人也能。”楚倾瑶大步往前走。赶路好累,她得赶紧泡个热水澡,好舒服的睡上一晚。 第二日,天色刚一放白,他们一行人就离开了小镇。他们走后,棉姨才从暗上走出来,她叹了口气回头去找素如一。 “如一,我要去一趟昆仑境。” “绵姨,发生了什么事?你上次去,那人已经对你发了好大的脾气。下次要是再惹恼他,会没命的。”素如一紧张的拉住她。 绵姨拍拍她的手,“没事,他不会杀我的。” 见绵姨已经站了起来,素如一大急,按住她道,“绵姨,是不是楚倾瑶对你说了什么?” “没有。”绵姨道,“是我昨日偷偷找过七杀,听说境主已经派人来杀楚倾瑶了,我要去找他,让他收回成命。楚倾瑶不能死,她要死了,炙儿怎么办?” 素如一觉得心里发苦,虽然她已经决定和昆一共度一生了。可心里还是忍不住会嫉妒,很快,她又释然,现在的她,怕是连嫉妒的资格都没有。 这样也好,至少她还能亲眼看着炙哥哥幸福! “绵姨,不如我跟你一起去。”她也想为炙哥哥做点什么。 绵姨一惊,“如一,这些事情你都不准插手,你喊我一声绵姨,就要听我的。你和我不一样,素御天对你一点旧情都不念。再说你现在已经有了昆一,做什么事之前,都要先想想他。” 楚倾瑶他们奔波了十天,终于在第十一天时,赶到了光明城。当时正是日落,火烧云漫天,正好送嫁的队伍也从另一个方向来到城门口。 楚倾瑶一眼看到在侍卫队伍里的轩辕炙,她驱马向前,等在前头。因为队伍里还有一部分人是云暮带来的,这种时候,也不适合说话。两人只是深深的凝望了一眼,又错开了。 等住进客栈,轩辕炙顾不上去看贺兰唏,直接冲进房里去找楚倾瑶,疼惜的抱住她,“阿楚,你来得好快,不累吗?” “还好,只是想多陪陪贺兰唏,成亲之后,她可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了,再想见一面,都不容易。”楚倾瑶心里升起一丝酸楚。 轩辕炙摸了摸她的后背,“怎么瘦了这么多?你替云川解决了这么大一个难题,他都不知道请你吃顿好的吗?” 楚倾瑶翻了个白眼,天天对着一堆死人,再好的东西,也没人能吃得下吧? “帝凤鸣回去之后,有没有传过来消息?”她问。 “没有。估计是一回去,就被境主关起来了。”轩辕炙冷笑,境主越是这样,越会引起帝农的反感。 晚饭后,楚倾瑶去看贺兰唏。 没想到在她房里竟然看到了楚瑾儿珂雪,还有瑜琊儿,一见到她进来,大家都给她行礼。 “大家都是自己人,没那么多礼数。”楚倾瑶让她们免礼后,目光落到贺兰唏脸上,第一眼就看出来,她瘦了。 “楚倾瑶,我还以为你赶不回来了。”贺兰唏高兴的看着她,水灵灵的眸子里带着一丝调皮。 “如果赶不回来,我就直接去苍隼国,看你母仪天下的盛世姿容。”楚倾瑶笑道,“怎么样,舟车劳顿的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贺兰唏撇撇嘴,“我又不是身娇体弱的大家闺秀,就算让我骑一整天马我也不嫌累,何况还是坐在马车里。唯一不好的就是,马车走得太慢,你是不知道,天天坐车里,都要憋死我了。” 看着贺兰唏抱怨的模样,瑜琊一脸揶揄,“贺兰唏,你以后可就是皇后了,还骑什么马呀?走哪都得让人用八抬大轿抬着。”快看"HHXS6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方简,你这样逼妍儿,有意思吗?如果你想坠落,谁都不拦着你。但是妍儿,你就别想了。她这辈子,只能是我东方瞬的女人。”

妍儿脸一红,有些扭捏,还是如实道,“他当时就跟失了心智一样,一遍遍的喊着,处子血,”妍儿的脸更红了,“姐姐,你说是不是女孩子的血,能解除他发疯的状态?”

“是夏浅眸中了梅知遥的圈套,被下了媚药。无双来求解药时,就是在欺骗我们。等他把梅知遥打伤后,芸篱那个傻丫头,又给他也下了药,想让他去救夏浅眸。然后现在,你懂的。”

第***1章我要亲自去 胡铁一脸凝重的开口,“宗主,刚传来的消息,替身生下的孩子夭折了。” 楚倾瑶身子一僵,孩子死了?怎会如此巧合? 七杀看向胡铁,“消息属实吗?” “属实,是素医阁递过来的消息。” 她蹙眉沉思,片刻方道,“去问问帝凤华在哪,我要见见她。” “宗主,听说帝凤华和帝农全部被境主召去了。说孩子夭折后,替身非常伤心,想要见见家人。” “境主不会是想将素医阁一网打尽吧?”七杀升起一股危机。毕竟两方的关系,只是表面上在维持。 “帝农不会那么糊涂,”楚倾瑶道,“就算境主知道后殿的女人只是帝凤舞的替身,他也不会在此时对帝家动手。因为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谁都以为他娶的是帝凤舞。他如果那么做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愿意将女儿送进后殿。” “宗主,我们怎么做?”胡铁道。 “等消息。”楚倾瑶冷笑,就算替身生的孩子死了,后殿不是还有那么多怀孕的女人?她就不信,境主永远不会露出他的狐狸尾巴。 听说一个小生命刚来到世上,就离开了,楚倾瑶觉得喘不过来气,也没心情再留在外面,带着七杀返回宅子。 傍晚时分,帝凤华来了。 “孩子真出事了?”他一进来,楚倾瑶就问。 “夭折的孩子我们都见到了,但替身确定不了,到底是不是她生的那个。”帝凤华一脸沉重。 楚倾瑶一愣,“孩子不是在替身身边死的?” “不是,听说是被抱出去洗澡,忽然就夭折了。” “替身的身体怎么样?让她千万节哀,保重身子。” “哭得死去活来,怕是保重不了了。”帝凤华哀伤的眸子里,带着歉疚。说起来,都是他们帝家欠了替身的。 楚倾瑶眼神黯淡,拼死拼活生下来的孩子,才刚刚被抱走了一小会,就与自己天人永隔。这种事情放在谁身上,都是剜心之痛。 “其他的女人,有没有生的?”按照胡铁打探的消息来看,最近会有不少女人临产。 帝凤华一脸轻蔑,境主那种败类,祸害了那么多无辜的少女,他那个后殿,哪天会没有孩子出生! 讥讽的道,“今早又有人生了一个女婴。” “只要有孩子出生就好,到时候,我们盯紧点。”楚倾瑶打定主意,这趟绝不能白来,一定要打探到有用的消息。 “对于医门后山暗河,你了解多少?”她看向帝凤华。既然还有好几天时间,她想先调查一下暗河的源头。 这里四面临海,海水根本没毒,可她总是觉得暗河的水与境主有关。 “我也是从大哥口中听说的,我在外面的时候,曾经私底下去过医门后山,也找到了暗河,那么大的一条毒河,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形成的。” “源头的事,应该另有出处,昆仑境四周全是水,只要一处水中有毒,就会污染所有水愿,所以源头不会在这里。” 他这话,与楚倾瑶所想不谋而合。 她道,“我也是这么想的,看来我们还是要从境主身上下手。” “你们这次可见到了少阁主?”她又道。 “见到了,大哥没什么变化。王妃放心,大哥随遇而安的心态很好。”帝凤华淡笑,他帝家的儿郎,可不是关几个月就会颓废成废物的。 “那就好。”楚倾瑶点头。 接下来的两天,楚倾瑶一直带着七杀,在昆仑境各种闲逛,尽量熟悉地形。两人走得有些累了,便想找个地方吃饭,吃完好回去歇着。 忽然看到胡铁急匆匆而来,脚步还没站稳,他就道,“宗主,十公主出事了。” “她怎么了?”楚倾瑶很是焦急。 “具体的,属下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她惹到了昆仑卫,鬼医为了救她,身中两剑,然后两人一直跳进了海里。” “赶快带我过去。”楚倾瑶的心一沉,不是叮嘱过他们,不能轻举妄动吗?怎么还会发生这种事? 能让皇姐没分寸的,不可能是昆仑卫,难道是遇到了童芜? 跟着胡铁,一路飞奔到两人出事的岸边,只见惊涛拍岸,哪里还有人迹? 有浮云宗的属下从远处跑过来,“宗主,昆仑卫走了之后,我们就在这附近搜索,一直没找到人。” “继续找,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楚倾瑶道,“有船吗?” “宗主,属下已经吩咐人出海了。如果真被卷到了海里,希望还来得及。”胡铁沉痛的道,“是属下疏忽了,请宗主责罚。” “与你无关,”楚倾瑶道。 如果要怨,也只能怨她,是她根本没派人跟过去保护。她以为有鬼医在,白谨不管做什么,都会三思而后行。 七杀忽然扯了一下楚倾瑶的衣袖,“王妃,我们先撤,那边又有昆仑卫来了。” 楚倾瑶抬头,就看到远处有五六名昆仑卫正向这方飞奔,只好带人先躲到远处。 昆仑卫在水边搜了一会,又快速的离开。 几人从岩石后面走出来,正好看到了帝凤华。 帝凤华一到近前,就道,“王妃,我们的渔船救下了十公主。” “皇姐怎么样,有无危险?”楚倾瑶喉咙像被人扼制了一般,接下来的话,怎么也问不出口。 她怕帝凤华说没看到鬼医,他可是身中两箭啊!如果没被人救下,海浪这么大,还有活路吗? “十公主只是呛了水,渔民救人很有经验,已无大碍,用不了多久,就能转醒。” “那他们有没有看到鬼医?”七杀替主子问了出来。 他们同时入海,真希望也能同时获救。 帝凤华摇头,望着翻滚的海面,“接到的消息,只是救了一个人。我听说鬼医身中两箭,怕是……” “他不会死的。”楚倾瑶没让他说下去。 她看向帝凤华,“凤华,谢谢你替我救下皇姐,带我去看看她。” 白谨此时并没有在帝家,楚倾瑶跟着帝凤华一路寻到一条渔船,昏迷不醒的白谨正在船舱之中。 渔夫看到帝凤华,急忙起身,“见过二少爷。” “人怎么样了?”帝凤华略一点头。 “看迹象,应该马上就会醒。”渔民回话。 楚倾瑶来到床前,赶紧给白谨把谨,见她的脉相已经有了清醒的迹象,这才放心。回头道,“你们救人的时候,可在附近看到过其他落水者?” 渔民歉意的道,“当时海浪太大,我们只看到了这名女子。不过请你放心,只要我们这些出海的人,遇到落水的,都会尽力施救。” 正说话间,白谨已经醒来。 她悠悠睁开眼睛,然后猛的坐起来,“鬼医!” “皇姐。”等她看清面前的人是楚倾瑶时,一把扯住她的手,“弟妹,鬼医呢?你有没有见到他?” “皇姐,你们怎么会和昆仑卫动手的?”楚倾瑶避开鬼医,转移了话题。 想到落水之前的事,白谨就一脸气愤,本来她和鬼医正在街上走着。可她突然就看到了童芜,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她刚要冲过去,就被鬼医拦住。想到这里是昆仑境,她只好压下心头的怒火,想要暗中跟踪,看看童芜在哪落脚,再伺机行事。 哪成想,才刚跟了一段路,童芜就消失了。她一急就冲了过去,没想到正好落入昆仑卫的包围之中。 鬼医为了救她,也跟着冲了进去,为了送她出来,鬼医连中两剑,他们逃一路,鲜血就洒了一路。 最后,他们被逼到了海边,两人同时跳了下去。 她红着眼睛,“我看到了童芜。楚倾瑶,你还没告诉我,鬼医到底在哪?” “还没找到他。”楚倾瑶用力按住她的手。 白谨一把将她甩开,“既然没找到,你们怎么不去救人?” 她跳到地上,连鞋都来不及穿,就往出跑。 七杀将她拦住,“十公主,请你冷静。这是在海上,救个人哪有地上那么容易?” 白谨猩红的眸子里,带着泪意,伤心欲绝的道,“我不管,我就是要去救他,他不会死的,他答应了要保护我一生一世的,我还活着,他就不会死。” 看着她泪水滂沱的模样,楚倾瑶的心都跟着疼起来,她唤了一声皇姐,“我也相信鬼医不会有事。浮云宗和素医阁都在找,我们并未放弃搜救。” 白谨止了哭声,冷凝着目光,“不管有多少个人在救他,我都要亲自去。” 她的心好疼,一直以来,她就对鬼医有好感,可因为他名声不好,她把那份喜欢,生生的压制在心里。后来师父把她许给了师兄,师兄很好,她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成亲当日,所有人都祝福她,以为她找到了真爱,可以夫唱妇随,和和美美的过完这一生。 可是鬼医来了,杀了师兄。那一刻,她把所有的爱意,都转变成了滔天的愤怒,她恨鬼医绝情,发誓要手刃于他。 再后来,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童芜。 她来昆仑境,就是抱着必死之心。见童芜忽然不见了,哪里还顾得上其他,只想着与他同归于尽。 可是鬼医那个傻瓜,竟然替他挡了两剑,如今她还好端端活着,可他到底在哪啊!FL"HHXS6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韩尚书起身告辞,人好像苍老了许多。

等结果出来后,和她从脉相中推测的相同,是中了一种比较特殊的毒,只对脸部皮肤有效。这种毒你就是把它抹到脸上,都不会有反应,唯一的下毒渠道就是必须掺杂在食物或水中,被人吃下去后才能发作。

要不是顾忌着瑜苍南是大舅哥,早一拳轰过去了。

半晌,她才道,“那个男人是谁,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

她心里有些不舒服,可那又能怎样。她没权利质疑不是吗?

“是两名暗卫,两人同时中了毒镖,抬回来就已经昏迷了。”红檀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