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万绿丛中一点红,草木丛中站一人,家住遥遥一点红,始信丛中另有天的意思

发布时间:2019-10-31 14:49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打在乔雨欣的脸上,也打断了她撕心裂肺的嘶吼。乔雨欣的脸被打的偏向一侧,怔了几秒钟,眼泪唰的一下流出来,缓缓的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眼里全都是不可置信。“晋霖哥哥,你、打我?”乔雨欣轻抚着自己的脸颊,不断的傻笑,“哈哈,你打我?”“难道你打了我,许诺就回来吗?你真可怜,你比我还可怜!”乔雨欣大叫,秦晋霖用力的握着自己的手,狠狠的收成了拳头。“乔雨欣,今天为止,你我两不相欠,以后我再也不会见你。”曾经以为的好女孩儿,曾经悉心照顾他的人,到底都变了。一步步的离开,步伐有些颓废,乔雨欣看着他的背影,不断的冷笑,“我诅咒你,我诅咒你们一辈子都不能在一起!”雨大了,她的声音淹没在雨水的瀑布里,却成了他心里的一道跨不过去的伤疤。呵,诅咒吗?如果这是一场无休止的感情拉锯,那他情愿一生都不争挣脱。他要那个人,即便已经支离破碎不可挽回,但他依旧不可能放手。那是他的命啊!如果不爱,怎么会对她如此苛刻,如果不爱,又怎么会嫉妒的发疯?但是过去他的爱,太狭隘了。R国,空气总是那么清新,天空总是那么湛蓝湛蓝的,不需要担心什么时候会有雾霾,更不需要担心心里会多出一块阴霾,因为心如止水。医院,许诺产检完出来,摸着自己已经鼓起了的肚子眼里全都是笑容。她看到了她的宝贝。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出现的小天使。如果没有这个孩子,她或许根本就撑不下去。在路边的一个小饭店里点了吃的自己庆祝,吃饱了踩着夕阳的余晖回到自己的住处。这样的日子过久了,竟然也觉得舒心。原来一个人也不是不可以。不想,才回去,竟然就看到了门口一个的熟悉的身影。他斜倚在门口,看到她出现,连忙直起身,十分绅士的样子,然后一脸笑意的过来,在她的面前站定,“你好,我是你的新邻居。”新邻居?许诺有点懵逼,但即便他装出一副绅士的样子,她也没打算和他客气,“秦晋霖,你又玩什么花样?”“既然过去的记忆并不美好,那么我们可以重新认识。”“谁要和你重新认识?”听着她的奇葩言论,许诺不客气的避开他的大手,却不想他竟然固执的拉起她的手握了两下,丝毫不介意她的冷脸,“好了,现在已经认识了。”“秦晋霖,你是不是有病?”看着他,总觉得他已经神志不清了。可是他的神情却是那么的认真。“诺诺,不要骗我了,我观察了一个月,那个男人在这里的日子屈指可数。那个男人有男朋友,你们充其量只是姐妹。就算你的孩子真的是他的,他也是想要骗婚的,你们不会在一起的。”“要你管!”不客气的推开他,秦晋霖后退一步,然后不要脸的跟着她进了房间。“诺诺,你饿了吗?我给你做饭。”

乔雨欣忽然尖叫,一巴掌打在孩子的小屁股上,“不许哭了,我养了这么些日子,竟然还想着你那狼心狗肺的妈?”孩子本来还小,被这么一叫这么打,又大声的哭起来。乔雨欣不耐烦的捂住孩子的嘴,“不许哭了,我说不许哭了。”孩子的声音被捂进去,许诺连忙道:“乔雨欣,你快放开它,你这样会把它捂死的,你快放开啊!”乔雨欣看着孩子,松开一点儿手,然后笑道:“不想让我捂死她啊,那就跳下去。只要你从这里跳下去,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孩子和老公的,你放心的死吧。你或者只会给他们带来灾难的,跳啊!”乔雨欣大吼,许诺看着孩子,见乔雨欣又要去捂孩子,连忙挪动着自己的身子往楼边去。“许诺,你做什么?”秦晋霖低吼,大步过去拉住许诺,乔雨欣看着秦晋霖的样子不禁冷笑,“秦晋霖,你别忘了,你已经和我结婚了,我现在才是你的合法妻子,你怎么能护着外人呢?”“你明知道我是为了孩子!”如果不是为了宝宝,他怎么会和这个女人结婚。如果不是为了宝宝,他也不会再一次伤害了许诺,甚至差点失去了她。“可是我们结婚了啊!我们不止有婚礼,我们在民政局签过字的,你是不是还没有告诉过许诺?”乔雨欣的视线落在许诺的身上,满是嘲弄。“许诺,你永远都赢不过我,现在只要我不说离婚,那你就永远都是个小三,永远!”“那又如何?”许诺不在意的笑了笑,“以前我也以为,只要拿到了这一纸婚书,总有一天他会爱上我的,所以我费尽心力,想尽办法。我和晋霖走到今天,我不敢说我一点责任都没有,因为太在意,太自信,所以才让自己不断的走错,不断的在错误的方向延续。我是这样,他也是这样。而今,有没有那张婚书已经不重要了,我也不在意了。”“那你也不在意你的孩子吗?”乔雨欣捂着孩子问,许诺看着孩子,忽然就软弱了。她可以坚持自己的爱情,但她也不能不要自己的孩子。看着她的宝宝,她都还没有抱过的宝宝,许诺眼泪忍不住的掉下来,“只要我跳下去,你就会好好照顾我的孩子吗?”“当然,只要你死了,你的孩子和老公,我都会帮你照顾的。”乔雨欣疯狂的笑,许诺点头。“好。”一点点的爬高台,秦晋霖一把拉住许诺,“许诺,你给我下来!你死了,宝宝没了妈妈,她长大以后要是知道她的母亲是因为她死的,你认为她会快乐吗?”“你死了,你一了百了,但你想过孩子的未来吗?”秦晋霖大吼,许诺看着楼下,泪水在剧烈的风下飘飞,她觉得自己也要掉下去了。失神的看着楼下,身后是秦晋霖仅仅抓住她的手,但是乔雨欣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看着许诺的死样子,乔雨欣怒道:“许诺,既然你舍不得死,那就让你的孩子陪你吧!”

乔雨欣忽然尖叫,一巴掌打在孩子的小屁股上,“不许哭了,我养了这么些日子,竟然还想着你那狼心狗肺的妈?”孩子本来还小,被这么一叫这么打,又大声的哭起来。乔雨欣不耐烦的捂住孩子的嘴,“不许哭了,我说不许哭了。”孩子的声音被捂进去,许诺连忙道:“乔雨欣,你快放开它,你这样会把它捂死的,你快放开啊!”乔雨欣看着孩子,松开一点儿手,然后笑道:“不想让我捂死她啊,那就跳下去。只要你从这里跳下去,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孩子和老公的,你放心的死吧。你或者只会给他们带来灾难的,跳啊!”乔雨欣大吼,许诺看着孩子,见乔雨欣又要去捂孩子,连忙挪动着自己的身子往楼边去。“许诺,你做什么?”秦晋霖低吼,大步过去拉住许诺,乔雨欣看着秦晋霖的样子不禁冷笑,“秦晋霖,你别忘了,你已经和我结婚了,我现在才是你的合法妻子,你怎么能护着外人呢?”“你明知道我是为了孩子!”如果不是为了宝宝,他怎么会和这个女人结婚。如果不是为了宝宝,他也不会再一次伤害了许诺,甚至差点失去了她。“可是我们结婚了啊!我们不止有婚礼,我们在民政局签过字的,你是不是还没有告诉过许诺?”乔雨欣的视线落在许诺的身上,满是嘲弄。“许诺,你永远都赢不过我,现在只要我不说离婚,那你就永远都是个小三,永远!”“那又如何?”许诺不在意的笑了笑,“以前我也以为,只要拿到了这一纸婚书,总有一天他会爱上我的,所以我费尽心力,想尽办法。我和晋霖走到今天,我不敢说我一点责任都没有,因为太在意,太自信,所以才让自己不断的走错,不断的在错误的方向延续。我是这样,他也是这样。而今,有没有那张婚书已经不重要了,我也不在意了。”“那你也不在意你的孩子吗?”乔雨欣捂着孩子问,许诺看着孩子,忽然就软弱了。她可以坚持自己的爱情,但她也不能不要自己的孩子。看着她的宝宝,她都还没有抱过的宝宝,许诺眼泪忍不住的掉下来,“只要我跳下去,你就会好好照顾我的孩子吗?”“当然,只要你死了,你的孩子和老公,我都会帮你照顾的。”乔雨欣疯狂的笑,许诺点头。“好。”一点点的爬高台,秦晋霖一把拉住许诺,“许诺,你给我下来!你死了,宝宝没了妈妈,她长大以后要是知道她的母亲是因为她死的,你认为她会快乐吗?”“你死了,你一了百了,但你想过孩子的未来吗?”秦晋霖大吼,许诺看着楼下,泪水在剧烈的风下飘飞,她觉得自己也要掉下去了。失神的看着楼下,身后是秦晋霖仅仅抓住她的手,但是乔雨欣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看着许诺的死样子,乔雨欣怒道:“许诺,既然你舍不得死,那就让你的孩子陪你吧!”棒球伙伴

分手,总是来的比想象中的快。而许诺的出现对于周云峰也是昙花一现。那一天,他们聊了很多。最终是相互的沉默,然后就是她默默地离开。翌日清晨,墓地里一片寂静。许诺抱着骨灰盒,到自己父亲的墓碑前,只有她一个人。还有随行的墓地工作人。把自己的母亲放在父亲身边的位置上,墓碑上添了一张照片,看着黑白的照片,仿佛回到了久远之前。那时她是父母手心里的宝贝。如果不是遇见了秦晋霖,或许现在他们又是另一番的样子。“爸、妈,女儿累了。走到今天,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我知道你们会怪我,你们总归是怪我的,不然你们怎么舍得丢下我不管,就这么一走了之?爸爸妈妈,你们可以帮我问问那边的人,为什么我许诺什么都留不住?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连我自己的孩子……我都留不住?”“因为你贱,所以你的孩子活该死!”“谁?”身后忽然传来声音,许诺转头看过去,就见到乔雨欣不知道何时出现。此时的乔雨欣一身明艳的大红,似乎故意来这里恶心人一样。许诺拧眉,“你来做什么?”“当然是看看你有多狼狈!”“乔雨欣!”“别怒啊!”乔雨欣诡异的勾起唇,看着墓碑上的两个人,“许诺啊许诺,你这墓碑上是不是少了个人啊?听说你孩子也不见了?你说它是不是死了?你说你连自己肚子里出来的孩子你都保不住,更不要说一个行动自如的男人了,你就认命吧,你许诺这辈子注定要输给我的,别挣扎了,去死吧!”乔雨欣忽然打开手里的瓶盖,朝着许诺就泼了过去。许诺快速的躲开,但袖子上还是被沾到了一点。灼热的烧痛,看着自己皮肤上的黑点,许诺惊恐的看着乔雨欣。“硫酸?”“对,还是超强浓度的,我今天就告诉你,你母亲还就是我杀的。反正都动不了了,天天在医院里浪费床位浪费钱的,活着也是给你增加负担,我就帮你做个决定,直接把她毒死了,那种毒目前国内还查不出来的,没想到你竟然那么快就转院,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乔雨欣拿着手里还剩下的硫酸,一步步的靠近,忽然一甩,许诺早有防备,快速的拿手里的包包挡住脸,才幸免于难。但是能感觉到那种浓重的气味,还有灼烧的感觉。“乔雨欣,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怒、恨。当这些情绪堆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这个人早晚会失去理智的。许诺愤怒的咆哮,乔雨欣哈哈大笑,“你杀啊,有本事就来啊,你真以为我怕你吗?许诺,我再告诉你一件事,你调查到的我和胡总苟且,为了让他不给你钱,为了让你饿死在国外都是真的,也都是我做的,但是你万万不会想到,你的孩子……也是我买通了医院的人,偷出来的!”

章节目录第47章你永远是我心里的许诺

许诺疯了一样的冲进去,里面是她的父母,她不允许有人再来破坏。只是她才进去,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就紧紧地捉住了她的手腕。“许小姐,秦先生吩咐过不想令堂出事,你可以亲自去见他,或许还有回转的机会。”“他在哪”许诺问,脸上的急躁忽而冷静变成了讥诮。她就知道他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他说的话也从来作数。“乔小姐那里。”“你给他电话,让他过来。”“这恐怕还要许小姐亲自去。放心在许小姐回来之前,我们不会再有其他动作。”男人的嘴巴一张一合,许诺咬着唇嗤的一笑。他在逼她就范。而她别无选择。秦晋霖,如果可以我倒是忽然希望从来不认识你。“希望你们说话算话,否则天涯海角我许诺也要和你们拼命。”匆忙的离开病房,许诺才出了医院,一个一袭白色西装的男子忽然出现。突如其来的见面,许诺不由怔住。他还是如此俊逸非凡一身潇洒之气,可她再也没了往日云淡风轻。“云峰,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在国外……”“听说许家遇到一些事情,许伯父住院,我担心你就回来了。”“我很好,你不用刻意回来,我还撑得住。”许诺勉强的笑了笑,于她而言,他终究是特别的,她每次无依无靠的时候,都是他在。周云峰不忍心戳穿她,怜惜的看着她的苍白,抬手轻抚了抚她干涩的唇。“伯父怎么样?”“已经抢救过来了,虽说状况不是很好,至少是活过来了。”“那就好。”周云峰抬了抬唇,许诺笑了笑,“我还有事,就不招待你了,我先走了。”“去找他?”单是一个代指,但他们心里都清楚那个他是谁。周云峰猛地抓住许诺的手臂,他想说不要‘他’不可以吗?但最终在她讶异的目光下无奈的说了一句,“我陪你去。”“呵,真是迫不及待啊。我是不是打扰你们柔情蜜意了?”突如其来的声音,许诺看过去,看到他臂弯里弱不禁风的女人时,唇色似乎更白了。“既然来了,就敞开了说吧,你想怎样?你若是要许家,我可以给你。但求你放过我的爸妈,他们身体不好,我求你不要……”“求我?”秦晋霖的唇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看了一眼周云峰,那笑更加的肆意无情。走近许诺,指尖划过许诺干涩的起皮的唇瓣。“诺诺,这就是你求我的态度吗?你以为我还是以前的那个傻的要死的秦晋霖,你以为我会原谅你的背叛?婚内出轨,还是在我性命垂危的时候,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呢。”“傻?”一滴泪忽然从眼角滑落,许诺苦笑。“不知是谁傻。”说罢,猛地跪在地上,“这样够吗?”“我求你,求求你放过我的家人,可以吗?”“许诺!”周云峰大喝,猛地看向秦晋霖,“秦晋霖,你个冷血动物,你知不知道……”“不许说!”许诺突然按住周云峰的手,含着泪摇了摇头,“求你,不要说。”可是那相握在一起的手,刺的秦晋霖睁不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