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无上圣主之都市重生,重生都市之犀利天师,都市之重生当皇帝,重生龙在都市txt下载

发布时间:2019-10-29 02:50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他的手离开我的眼睛,取而代之的是柔软的丝绸眼罩,黑暗随即笼罩上我的双眼,但我心里丝毫没有畏惧。 我没想到之前还在想念的人居然会出现在这里,心里的喜悦几乎压抑不住。 我笑着问他:“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又怎么想起来这里找我?” “你啊……我说过多少次了,你是我的女人,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的点点滴滴?” 他吻上了我的嘴唇,就像是惩罚我没用心记住他的话一样,时而用力地咬我一下,时而又离开我的嘴唇,啃咬我的耳朵和颈侧。 “而且江一辰就带了你一个人出来,我怎么可能放心的下?要是我不在的时候,你被其他男人勾走了,那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情话虽然甜腻,但听在我的耳中感觉又不一样,我有些生气地问他:“你什么意思?我尹月是谁都能勾上手的货色吗?” “不是。”他一口否定,然后更加卖力地挑逗我,“我只是因为你太吸引人而感到不安。你知道,你在我心里是最好的。” 温柔又坚定的语气让我一肚子气彻底没了,我彻底陷入了为他的痴狂中。 我被他逗弄得浑身发热,只能连连求饶,要他给我一个痛快。 他没有拒绝我,不仅让我痛快,甚至还玩出了许多新花样,把我抱到了敞开的窗边,肆意地疼爱我。 我住的房间楼层高,因为是豪华套房,房间与房间的距离宽,有足够的隐蔽性,但是我还是怕动静太大吵到旁边的住户,只能压低声音求他。 “别在这里好不好……我真的怕被人听见……” “怕什么,旁边的房间都没人,而且,我已经确认过江一辰带着有个女模特儿出去浪了。” 我松了一口气,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只是他都跟我说了旁边没人,我还是无法放开投入,他最后没办法,还是把我抱了回来。 我被他就像煎饼一样翻来覆去地动着,堆积的疲倦最后还是打败了他到来的喜悦,在完事以后什么话都没来得及跟他说就昏昏入睡。 等到第二天我醒来,那个男人已经离开了。 身上的睡衣已经换了式样,酸软的身体也被清理干净,我拿起手机,不出意外他给我留下了别太累注意休息的短信。 “别太累……就你让我最累。” 我嘴巴里虽然说这嫌弃的话,但是眉眼里都是笑意,他来找我的这件事情让我的情绪无法抑制地高涨。 或许我的想法有些奇怪,很多人对于被人无时无刻暗中观察只会觉得没有自由,可那个男人无时无刻地观察,只会让我觉得自己被重视着。 不知道他是刻意还是无心,在我锁骨上留下了一个吻痕,梳妆的时候,我不得不用粉底把它给盖住,避免被人发现。 我在酒店吃完早饭,江一辰才出现。 大概是昨天玩得有些疯狂,江一辰脸上带着疲惫,跟我随便打了一个招呼就去吃饭了。 因为关山的出现,让原本订好的计划提前完成,何应雄直接给我们两个安排了清海湾的旅游项目。 我手上的事情现在已经交了不少给姑父,能玩玩当然不错,不过江一辰的事情较多,我只能以他的时间表为主。 江一辰大概是这段时间积累的压力比较大,竟然应下了玩的项目,把我丢给何应雄招待去玩儿,他跟莺莺燕燕不知道厮混去了什么地方。 我又是旅游又是购物,挺开心的,而且更让我意外的是,那个男人竟然一连好几天都来找我了。 在缠绵之外,他还帮我按摩,擦晒后修复露等等。如果不是他没有跟我公开出去玩儿,我们两人的相处模式完全就是情侣一般。 只是再好的日子也有到头的一天,一个周的假期满了,我和江一辰回到了顺城。 我给姑父、王筱柔、乔娜都买了伴手礼,给姑父买的是补身体的补品,送给王筱柔和乔娜的则是漂亮的珍珠饰品。 王筱柔收到我送的珍珠耳环,高兴得眼睛都笑弯了,抱着我直撒娇。 “尹姐,我觉得你今天特别美!” “哈哈哈,你啊,收到了小礼物就嘴甜了?” 我笑着摇头,准备打开电脑办公,王筱柔走过来用力地摇摇头说:“之前可能是工作的原因,姐你看起来很疲累,人也显得憔悴。但这次回来,我能看得出来姐身上的变化,就像是有了生气一样,漂亮得让人挪不开眼,就像是……就像是……” 王筱柔皱着眉仔细想合适的形容词,想到了之后猛地拍手道:“对了!就像是恋爱中的女人一样,眼角眉梢都是漂亮!” 王筱柔的话让我一下愣住了,随即心里咯噔一沉。 和恋爱中的女人一样吗? 我因为他这几天的陪伴,心态上的变化就连王筱柔都能看出来了吗? 我的心里虽然知道她说的没错,可是理智给我敲响了警钟。 那个男人和我之间的关系始于复仇,不管他说我多么重要,我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存在,我们之间始终是一场不堪的交易。 恋爱……那种事情不能也不应该出现在我和那个男人中间。 “姐?我说错话了?” 我情绪上的转变让王筱柔有些忐忑,她怯怯地问我,拉回了我的注意力。 “没,我只是想到出去浪了一个周,现在该收心工作了。” 是的,我和他之间未必会有未来,我必须清醒一点才行。 我回来的好心情不仅看在王筱柔的眼里,也落到了其他人的眼里,中午在公司吃完饭去厕所的时候,我听到公司里的小姑娘在说我是不是找到了第二春。 下午开会的时候,姜岩看我的视线里也多了一些不可捉摸的猜测,散会以后,他叫住了我。 “尹月,没想到你打着要出差学习的招牌,居然跟江一辰鬼混了一个周才回来。” 姜岩的神色不善,眼底更是有着明显的鄙视,似乎觉得我和江一辰之间真的有什么一样。 我冷冷回敬道:“姜岩,我说了千百次,我和江一辰没有在一起,你信也好,不信也罢,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更何况,我就算跟江一辰有什么又与你何干?我们两个人现在已经不是夫妻,我喜欢跟谁在一起也是我的自由。” “自由?我看你就是喜欢江一辰那种玩弄女人的坏痞子吧!都不知道被江一辰排到第几号炮友了,不知羞耻!” 姜岩义正词严的口气让我忍不住发笑:“你管我是找炮友还是找男友,你能管得住的女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顾浅浅。” 这时,我看到一抹淡粉色在会议室门口闪过,心里一动,返身靠近姜岩,伸手把住了他的脖子,冲他露出了一个妩媚的笑容。 “还是说,你对我余情未了?又或者想看看我用什么手段勾住了江一辰?”美N小说"buding7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江一辰,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看着靠近过来的江一辰,忍不住大声地呵斥他。 这一刻,我顾不得那么多了,天宁是不是和他合作,他曾经帮过我多少,我都顾不得了,拼命地挣扎想要从他手底下逃离。 然而女人和男人先天的力量悬殊就在这里,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挣脱不了江一辰的禁锢,就像是被猫踩在脚底的小老鼠,命不由我。 “你啊,到底我是应该为你的忠贞高兴,还是不高兴呢?”江一辰的神情变得冷峻且带上了一点暧昧,和平日里嘻嘻哈哈的他一点也不一样,变得陌生,变得可怕。 我的第六感在这个时候疯狂地敲响了警钟,心底就像是被一百只小爪子挠着一样,迸发出了强烈的危机感。 眼前这个陌生的江一辰看起来很可怕,可是畏惧中又带上了一层疏离的熟悉感。 这时,江一辰拉开了自己的衣服,我的视线扫过他赤裸的胸口,下意识地转头避开了去看他的身体。 然而数秒钟之后,我忽然好像看到了什么,猛地抬起了头,看向江一辰的腹部。 他敞开的衣服下,腹部横着一道长长的疤,正是那个男人保护我的时候留下伤疤的位置! 我浑身的血在一瞬间变冷,停止了挣扎。 我不敢相信脑海里面那个摆在眼前的答案,但看着江一辰,我哆嗦着问他:“你是不是那个一直帮我的人?” “是。” 江一辰再次开口,声音已经和平时不一样,带上了一点沙哑,就如同他整个人的气质一样,陡然变得多了一层神秘和邪肆。 我不用闭着眼睛都能听得出来他就是那个男人! 全身的血液在这一瞬间都冰冷,我不可置信地看着江一辰,看着这个我以为的朋友,实际上早已经和我有过肌肤之亲,跟我有过交易的男人。 我一直觉得我看懂了江一辰,直到此时此刻我才知道我有多么愚蠢和幼稚,又是如何被眼前的男人玩弄于股掌! 看着江一辰,我问出了一个有些苦涩的问题:“既然你已经隐藏了你是谁,又为什么要让我和江一辰在一起?” 我知道江一辰从一开始隐瞒身份,绝对是因为不想让我把他和花花公子这个形象连接起来,在暗中跟我进行交易。 既然他已经这么做,而我也从来没有起疑,他为什么又要忽然让我和他公开的身份在一起? 如果是曾经那个脑子极为单纯的我,我或许会误以为这是因为爱情,但现在的我,只觉得害怕。 江一辰松开了抓住我双臂的手,站直了身体,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从头到脚一寸寸地看,就像是在看一件物品似得。 “因为我想要在明面上也能保护好我的东西。” 江一辰的解释只有一句话,但我心里已经知道他没说出口的部分了。 我想起了曾经问过他为什么要帮我,又为什么会给我这么多帮助,他总会说因为我是他的女人。 我曾经以为那是因为爱情,但很显然,这并不是爱,只因为我只是一个属于他的物品。 他的占有欲和保护欲只是因为我身上已经有了他的专属烙印,他不会允许我毁在别人的手里,所以他想要跟我建立表面的真正关系,方便保护我。 当然,也是为了方便掌控我。 血淋淋的现实就像是一个秤砣死死地压在了我的心口,堵得我喘不过气,逼得我鼻头泛酸。 我翻身从床上爬起来想要躲到卫生间痛哭一场,然而还没走出两步,江一辰直接拉住我的手腕,把我拖了回来抱进怀里。 “江一辰!”我情绪绷不住,眼泪大颗大颗掉下来,“你能不能给我最后一点尊严,让我单独待一会儿!” “不能。” 江一辰的声音待着两分戏谑,带着两分冰冷,和他嘴角挂着的淡笑恰好成了反比:“从今天开始,你开心也好,不开心也好,只要我在你就不能避开我。” “你!” 我气得话都说不出来,完全被他的态度激怒。 绝望和痛苦让我失去理智,就着他抱着我的姿势,一口咬上了他的胳膊。 我真的恨,我恨我怎么会有眼无珠爱上姜岩,惹来了这个煞星! 我更恨自己还会为了一个看不见的男人心动,成了江一辰眼里的笑柄! 如果有可能,我宁愿死也不会跟他做这个魔鬼的交易。 可是一切已经成了定局,回不去了。 我在这场交易里面爱上江一辰的那一刻,注定已经输得一败涂地。 就像现在,哪怕我因为江一辰的欺骗气愤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我也没有办法真的下死口去咬他一样。 江一辰没有任何动作,任由我发泄情绪,直到我累了以后,才把我放回了床上,让我休息。 痛哭一场再加上情绪的发泄,让我疲乏无比,情绪稍微放松了一点,我顿时陷入了沉沉睡意中。 我睡了很久才醒过来,已经是夜半三更了。 我坐起来的时候看了一眼周围,发现江一辰没了踪影,就如同他隐瞒身份每次和我约会时一样。 只是这次…… 我习惯地看了一眼手机,没看到他给我的短信,嘴角忍不住浮出了一抹苦笑。 隐藏身份时候的他还会装作在乎我,叮嘱我这个那个,现在被揭穿了真实身份以后,他居然连这点应付都吝啬施舍给我了。 我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打算去浴室洗个澡回家休息,不想再继续停留在这个充满了他气息的房间。 从浴室出来,我正就着黯淡的灯光穿衣服,却听到一旁传来了他的声音。 “怎么?知道你爱的那个男人是我,后悔了?你就这么想跟江一辰这个人撇清关系?” 我吓了一跳,转过身才看到坐在阴影沙发处的江一辰。 他交叠着双腿,一只手拿着杯威士忌正在满品,轻轻摇动的酒杯中,冰球和玻璃杯撞击出了清脆的声音。 少了花花公子这一层假面具以后,江一辰疏离冷漠的神情,让他那本就得天独厚的容貌充满了致命的吸引力。 “我没……”下意识地,我想要对江一辰解释,然而话说到一半,我停住了。 如果我说没后悔,那不是就告诉江一辰,哪怕我知道那个人的真实身份就是他,我也依然无可救药的对他着迷吗?添加"jzwx123"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姑父说着是骂我,但我心里明白,他更不满的是江一辰暧昧不明的态度,只是我清楚江一辰极尽温柔的表象背后是一个从来没有放弃过的计划,他把那个计划看得很重,重到我不想去问他对孩子的未来有什么打算。

这次的慈善晚宴因为有政商的要角名流参加,所以没有对外开放,想要进去只能靠邀请函进入。 我心心念念的是买回我妈的遗物,却忘记了让那个男人给我拿一张邀请函。 现在他给了我支票,可是我进不去又怎么能拍回来那个东西? 我心里发慌,但还是强作镇定说:“我邀请函掉了,不能通融一下吗?” “这个……抱歉了小姐,没有邀请函是不能入内的。” 因为我站在门口时间有点长了,后面来的富商和富太们接连来了不少,也不乏有过一面之缘的人。 这些人看热闹一样看着我,视线里有好奇、探索,也有踩低捧高的恶意。 姜岩冲我得意地笑了一下说:“尹月,我说过你会求我。” 这世界上,我最不想求的人就是姜岩,但是现在我想要进去,只能求姜岩。 直视着姜岩的双眼,我心里满是屈辱和痛苦,正准备开口,一个中年男人从里面走到了迎宾处。 中年男人看起来眉眼有些倨傲,迎宾小姐看到他立刻赔笑:“刘特助好。” “尹小姐,我是本次慈善拍卖会主办人于乾于董的特别助理。您是VIP贵客,不用邀请函,请尹小姐跟我来……” 刘特助没理迎宾小姐,反而冲我恭敬地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让我和他从贵宾通道进去。 姜岩脸色一下就变了,顾浅浅上前一步挽着姜岩对刘特助说:“她是贵宾?先生,你恐怕弄错人了吧。现在尹家主事的人可不是尹月,而是姜岩,要说VIP也应该是他。” 说完,顾浅浅挽着姜岩就要从贵宾通道进去。 然而刘特助直接冲一旁的安保人员点点头,上来了两个人拦住了他们两个人。 “不好意思,贵宾通道不是什么人都能走的,恐怕两位得看清楚自己的身份才行。” 刘特助的嘲讽让姜岩他们两个人满脸通红,更是引来了其他人的窃笑。 随后,刘特助走到我面前,态度十分恭谨地做了邀请的手势:“尹小姐,这边请。” 看到姜岩和顾浅浅吃瘪,我心情别提多好,但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糊里糊涂跟着刘特助进了别墅。 刘特助把我带到了单独的休息室后离开了。 在这里面,我反而松了一口气,因为至少不用和那些人共处一室,因为姜岩和顾浅浅的亲密承受那些好奇的视线了。 好好的一个公司被人两三年就架空,老公带着小三出双入对,我活得憋屈,更丢尽了我爸妈的脸。 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我仔细一想,估计恐怕我这个贵宾的身份也是那个男人给我的,就给他发了一条感谢的短信。 等了许久,他却没回复我。 把手机放回包里,我闭上眼睛休息,等着拍卖会的到来。 晚上八点多,拍卖会开始了,我进入了拍卖会场。加我"jzwx123"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姜岩被我一句话噎的脸色都青了,他看了我一眼,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顾俊年一直没敢吭声,生怕我找他麻烦,姜岩一走他就跟在后面出去了。 姑父在旁边看着我和姜岩争吵,一双眼睛瞪得老大,看起来有很多话想说,但是真的话到嘴边他又咽回去了。 等我把所有资料都收拾好以后,姑父叫住了我。 “小月,这些东西不是那么容易弄到手的,你从哪里拿来的这些东西?你这孩子,可别为了报复姜岩那个混账毁掉自己的一生啊!” 姑父眼底满是担心和关切,我心里暖暖的,笑着对他说:“姑父你放心,我还等着你退休了陪你旅游呢,可舍不得为了姜岩这种人毁掉自己。” 姑父看我口风严实,什么都不说,也只能叹一口气道:“反正你多万事多小心,别冲动。” 我把姑父送回家,让他把这些股份的文件收好,这才离开。 正在打车的时候,王筱柔的电话打了过来,我一接起来就听到小妮子高兴得大喊大叫:“尹姐,我就知道你是个有福气的人,一定能够化险为夷!” “小柔,这两天我应该就会正式回来了,到时候请你吃饭啊。” “那好,我就先谢谢尹姐,恭喜尹姐了!” 挂上电话,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王筱柔是个值得我真心对待的女孩儿。 我离开公司这些天,除开王筱柔跟我有联系,跟我说公司的现况和她从那些女孩儿那听到的风声,其他人压根就当我消失一样不闻不问。 我很喜欢王筱柔这个女孩儿,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妹妹来看,她可比受过我家大恩惠的顾浅浅强多了。 我想起还挂着我这事情的乔娜,给她打了一个电话,乔娜听说我化险为夷,又跟姜岩敲定了离婚的事情,嚷嚷着要给我开离婚派对庆祝我离婚这件大喜事。 安抚好乔娜,我重新摁亮了手机,找到了之前打来电话的号码,思量再三回拨了过去。 我想亲口告诉他,因为相信,我从姜岩那里拿回了爸妈的遗物,也得到了姜岩承诺的离婚。 拨通电话号码的一瞬间,我内心是忐忑不安的,心脏跳得快极了。 我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接我电话,会不会生气。 我只是想听听,再听听他的声音…… 我鼓足了勇气拨通电话,可是等来的并不是他说话的声音,而是冰冷的机械女声。 “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我以为自己弄错了,又重新打了一次电话,结果还是和之前一样。 高涨的情绪在冰冷的机械声中渐渐降温,我苦笑着叹了一口气,笑自己居然还想着打电话过去报喜,谁知道这个电话压根就打不通了。 我不由地又想起了那个给我发短信的号码,看来那就是我们联系的唯一渠道了。 尽管因为没打通电话有些失望,我还是给他发了感谢的短信,随后我回到了家里。 跟姜岩的这一场恶斗,让我紧张又忐忑不安,身上也被冷汗弄湿了,衣服黏在背心,说不出的难受。 我脱下衣服进去洗澡,打算洗完澡好好休息一下,谁知道洗着洗着,忽然一只手从后面伸了出来,揽住了我的腰肢。 我吓得尖叫一声想要挣扎,这只手用力地一拉,我后背撞上了温暖宽厚的胸膛。 几乎是一两秒的功夫,我认出了这个胸膛属于谁,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你怎么来了?”我小声地问他,脸颊上浮上了一片滚烫,我们两人的邀约大部分时候都是晚上,现在天没黑,我也没眼罩,他怎么就来了? 他搂紧了我,拿下莲蓬头替我洗头发,在我耳边低语:“怎么?白天我不能来?” “没,你想什么时候来都行。”我想起了上一次他晚上的偷袭,现在又突然出现在我家里,忍不住说,“反正这房间的大门你想进来就进来……” “呵呵,你生气了?” “我没生气,你来了我很高兴。”我没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坦然地对他说,“今天我要谢谢你,因为不是你送来的那些资料,恐怕现在我已经落在姜岩手里,是要折磨我还是要送我吃牢饭,全看他的心情了。” “你是我的女人,我怎么可能让他来决定你的命运?” 他在我耳边说话,出气的呼吸打在耳垂上,我身体忍不住这不经意地撩拨颤抖了一下,心底更是浮起了一股暖意。 我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那种被一个人重视和捧在手心的感觉是如此地让我愉悦。 我忍不住想要偷偷睁开眼睛,看他到底是什么样子,想要把这个男人的模样记下来。 不管他是英俊还是相貌平平,我都想看到真实的他。 就在这时,他把莲蓬头挂到了墙上,将我转过身来,轻轻地在我眼皮上亲了一口。 “想不想看看我长什么样?” 他的声音里带着两分笑意,也让我跟着情绪放松了一点,我大胆地点点头说:“想。” 说完之后,我抿紧了嘴唇,心脏也不由自主地速度加快了,脑海里满满都是在猜测他会不会让我如愿以偿。 “睁开眼睛。” 等了两分钟,听着他近在咫尺说出来的四个字,我毫不犹豫地睁开了眼睛。 然而我看到的并不是一个人的脸,而是一个面具。 带着夸张花纹的面具将他的大半张脸都遮住了,就连头发和眼睛都被掩盖了起来,只露出了嘴唇及以下的位置。 他的嘴唇很薄,哪怕是在这样夸张的面具衬托下也不失性感,而这也让我更加想看看他被遮盖在面具下的其他部位。 或许是我脸上想要探索他真面目的表情太过于真实,他勾起嘴角笑了笑。 他伸手撑住了我身后的墙壁,向我靠近了一步俯下了身体,我下意识地贴向了后面的墙壁。 冰冷的瓷砖降低了身体的温度,他伸手抬起了我的脸,凑到我的耳边低语:“我站在你面前,能引起你兴趣的只有脸吗?”快看"HHXS6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姜岩被我一句话噎的脸色都青了,他看了我一眼,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顾俊年一直没敢吭声,生怕我找他麻烦,姜岩一走他就跟在后面出去了。 姑父在旁边看着我和姜岩争吵,一双眼睛瞪得老大,看起来有很多话想说,但是真的话到嘴边他又咽回去了。 等我把所有资料都收拾好以后,姑父叫住了我。 “小月,这些东西不是那么容易弄到手的,你从哪里拿来的这些东西?你这孩子,可别为了报复姜岩那个混账毁掉自己的一生啊!” 姑父眼底满是担心和关切,我心里暖暖的,笑着对他说:“姑父你放心,我还等着你退休了陪你旅游呢,可舍不得为了姜岩这种人毁掉自己。” 姑父看我口风严实,什么都不说,也只能叹一口气道:“反正你多万事多小心,别冲动。” 我把姑父送回家,让他把这些股份的文件收好,这才离开。 正在打车的时候,王筱柔的电话打了过来,我一接起来就听到小妮子高兴得大喊大叫:“尹姐,我就知道你是个有福气的人,一定能够化险为夷!” “小柔,这两天我应该就会正式回来了,到时候请你吃饭啊。” “那好,我就先谢谢尹姐,恭喜尹姐了!” 挂上电话,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王筱柔是个值得我真心对待的女孩儿。 我离开公司这些天,除开王筱柔跟我有联系,跟我说公司的现况和她从那些女孩儿那听到的风声,其他人压根就当我消失一样不闻不问。 我很喜欢王筱柔这个女孩儿,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妹妹来看,她可比受过我家大恩惠的顾浅浅强多了。 我想起还挂着我这事情的乔娜,给她打了一个电话,乔娜听说我化险为夷,又跟姜岩敲定了离婚的事情,嚷嚷着要给我开离婚派对庆祝我离婚这件大喜事。 安抚好乔娜,我重新摁亮了手机,找到了之前打来电话的号码,思量再三回拨了过去。 我想亲口告诉他,因为相信,我从姜岩那里拿回了爸妈的遗物,也得到了姜岩承诺的离婚。 拨通电话号码的一瞬间,我内心是忐忑不安的,心脏跳得快极了。 我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接我电话,会不会生气。 我只是想听听,再听听他的声音…… 我鼓足了勇气拨通电话,可是等来的并不是他说话的声音,而是冰冷的机械女声。 “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我以为自己弄错了,又重新打了一次电话,结果还是和之前一样。 高涨的情绪在冰冷的机械声中渐渐降温,我苦笑着叹了一口气,笑自己居然还想着打电话过去报喜,谁知道这个电话压根就打不通了。 我不由地又想起了那个给我发短信的号码,看来那就是我们联系的唯一渠道了。 尽管因为没打通电话有些失望,我还是给他发了感谢的短信,随后我回到了家里。 跟姜岩的这一场恶斗,让我紧张又忐忑不安,身上也被冷汗弄湿了,衣服黏在背心,说不出的难受。 我脱下衣服进去洗澡,打算洗完澡好好休息一下,谁知道洗着洗着,忽然一只手从后面伸了出来,揽住了我的腰肢。 我吓得尖叫一声想要挣扎,这只手用力地一拉,我后背撞上了温暖宽厚的胸膛。 几乎是一两秒的功夫,我认出了这个胸膛属于谁,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你怎么来了?”我小声地问他,脸颊上浮上了一片滚烫,我们两人的邀约大部分时候都是晚上,现在天没黑,我也没眼罩,他怎么就来了? 他搂紧了我,拿下莲蓬头替我洗头发,在我耳边低语:“怎么?白天我不能来?” “没,你想什么时候来都行。”我想起了上一次他晚上的偷袭,现在又突然出现在我家里,忍不住说,“反正这房间的大门你想进来就进来……” “呵呵,你生气了?” “我没生气,你来了我很高兴。”我没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坦然地对他说,“今天我要谢谢你,因为不是你送来的那些资料,恐怕现在我已经落在姜岩手里,是要折磨我还是要送我吃牢饭,全看他的心情了。” “你是我的女人,我怎么可能让他来决定你的命运?” 他在我耳边说话,出气的呼吸打在耳垂上,我身体忍不住这不经意地撩拨颤抖了一下,心底更是浮起了一股暖意。 我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那种被一个人重视和捧在手心的感觉是如此地让我愉悦。 我忍不住想要偷偷睁开眼睛,看他到底是什么样子,想要把这个男人的模样记下来。 不管他是英俊还是相貌平平,我都想看到真实的他。 就在这时,他把莲蓬头挂到了墙上,将我转过身来,轻轻地在我眼皮上亲了一口。 “想不想看看我长什么样?” 他的声音里带着两分笑意,也让我跟着情绪放松了一点,我大胆地点点头说:“想。” 说完之后,我抿紧了嘴唇,心脏也不由自主地速度加快了,脑海里满满都是在猜测他会不会让我如愿以偿。 “睁开眼睛。” 等了两分钟,听着他近在咫尺说出来的四个字,我毫不犹豫地睁开了眼睛。 然而我看到的并不是一个人的脸,而是一个面具。 带着夸张花纹的面具将他的大半张脸都遮住了,就连头发和眼睛都被掩盖了起来,只露出了嘴唇及以下的位置。 他的嘴唇很薄,哪怕是在这样夸张的面具衬托下也不失性感,而这也让我更加想看看他被遮盖在面具下的其他部位。 或许是我脸上想要探索他真面目的表情太过于真实,他勾起嘴角笑了笑。 他伸手撑住了我身后的墙壁,向我靠近了一步俯下了身体,我下意识地贴向了后面的墙壁。 冰冷的瓷砖降低了身体的温度,他伸手抬起了我的脸,凑到我的耳边低语:“我站在你面前,能引起你兴趣的只有脸吗?”快看"HHXS6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水玲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