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鱼和薯条 电影,微波炉做薯条,鱼叔叔炸鱼薯条,空气炸锅做薯条

发布时间:2019-11-08 23:42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第一卷: 第805章 就好像叶栗从来不曾离开

果盘被虽然的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吻就如同狂风骤雨一般的袭来,把之前积郁的欲望彻底的报复在这个吻里。 也有些惩罚和报复性的意味,叶栗的唇瓣被陆柏庭咬的生疼,却又不敢反抗。 喉间深处那种生疼的更是显而易见,陆柏庭偏偏就好似饕餮不知满足一样,压着叶栗,在汲取自己唾手可得的一切。 叶栗被吻的双脚发软,纤细的手下意识的抵靠在陆柏庭的胸口,是真的害怕这人忽然发浪起来。 这样的小动作,陆柏庭怎么能没看见。 在两人都无法呼吸的时候,陆柏庭松开了叶栗,下颌骨就这么抵靠在她的脑门上,把她搂在怀中,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叶栗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是因为陆柏庭没在继续,明显的放松了下来。 “叶栗。”陆柏庭的气息平稳后,才叫着叶栗的名字,“我可以让你去李晟那上班,也不会对李晟做任何事情,但是我有要求。” “你说。”叶栗是真的激动了。 “不准见宋宥羲,不准和别的男同事来往亲密,不准让自己太累。每一次去上下班,要我或者司机亲自接送。在怀孕超过35周以后,就必须休假,不准再去了。” 陆柏庭一连说了很多的要求,一瞬不瞬的看着叶栗,明白的告诉他,他字里行间没一点玩笑的成分在。 “这么多要求。”叶栗嘀咕了一声。 陆柏庭眸光一敛,还没来得及说话,叶栗立刻保证:“我绝对可以做的到的,真的。” 那大眼忽闪忽闪的额,看起来格外的真诚。 陆柏庭看了叶栗很长的时间,叶栗真的害怕陆柏庭再说任何反对的话,但是这人没开口,她也不敢走。 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忽然,叶栗的臋部就这么被陆柏庭打了一下:“既然累了,就上去洗澡睡觉,不然的话,就陪我做。” 最后的四个字,陆柏庭是贴在叶栗的耳边低沉的威胁着。 叶栗是这的被吓到了,一刻都不敢停留,飞快的夺门而逃,真的生怕陆柏庭兽性大发,自己躲不过。 和这人做愛的那种恐惧感,被这人死死的逼到极限的那种害怕,记忆犹新。 一直到叶栗洗完澡,坐在床上,都没能很好的缓和过来。 但是起码,陆柏庭答应,也不再拒绝了。 这大概是不幸里的万幸了。 …… —— 叶栗在床上坐了一阵,一直到小腿有些发麻,叶栗才站起身,在房间里光着脚走来走去,缓和着小腿的抽搐感。 忽然,叶栗的眼神就这么怔住了,不敢相信的看着橱柜里的位置。 透明的玻璃里,整齐的摆放着历年生日,陆柏庭送给自己的音乐盒。 叶栗很长时间没说话,就是这么看着,这些音乐盒,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在之前和陆柏庭吵架的时候,已经被彻底的摔碎了,尤其是今年生日的那个音乐盒。 甚至有段时间叶栗都已经不再关注,也没找到,潜意识的认为都已经被扔掉了。

他有的是时间,让叶栗把自己的真面目暴露在自己的面前,他也有的是时间,让叶栗把自己的目的暴露出来。 只要是叶栗想要的,陆柏庭都不会拒绝。 他说过,就算是他的命,他也会给。 而叶栗并不是没注意到陆柏庭跟在自己的身后,只是她冷静的开着车,并不被陆柏庭影响到。 两辆车,就这么一前一后的开在丰城的道路上。 …… 在两人的身影离开的时候,叶峻伊才抬头,看向了陆柏庭和叶栗的方向。 “叶总。”宋扬的声音传来,带了几分的不确定性,“小姐她……” “静观其变。”叶峻伊的声音很沉,“叶栗做事从来有分寸,不想我介入的事情,她就会躲着你来,先观察再说。” “是。”宋扬应声,“还有夫人——” “看着她。”叶峻伊的声音忽然阴沉了下来。 宋扬不再开口。 叶峻伊在墓园又带了一阵,而后才离开墓园,而叶栗和陆柏庭的身影早就已经消失在墓园外。 …… —— 陆柏庭在回陆氏集团的路上,接到徐铭的电话:“陆总,叶总的车已经修好了,4s的人给我电话,问我是直接给送到叶总那,还是怎么处理。” “开过来。”陆柏庭沉了沉,快速的做了决定。 “是。”徐铭没多问。 十分钟后,陆柏庭就已经抵达了陆氏集团,不到半小时,叶栗的车也已经被工作人员开到了地下停车场。 陆柏庭接过车钥匙,直接上了车,驱车就去了叶栗的公寓。 车子抵达叶栗公寓楼下的时候,陆柏庭并没着急下车,而是给叶栗的手机打了电话,叶栗就如同往常一样,并不会马上接起自己的手机。 陆柏庭的耐心很好。 叶栗的耐心似乎也已经被陆柏庭磨了出来,不管陆柏庭怎么打,叶栗就是不愿意接起来。 陆柏庭见状,安静了下,修长的手指飞快的在屏幕上敲打了起来:【接电话。我不介意我现在上去。】 说完,陆柏庭等了一分钟,才再次拨打叶栗的手机。 这一次,叶栗接了起来,有些懒洋洋的声音传来:“陆总,您打扰到我休息了。” “天还没黑。”陆柏庭说的很直接。 叶栗被呛了一下:“……” “而且我要没记错的话,今天安安应该是在参加幼儿园的活动,所以今晚不会回来过夜。”陆柏庭说的直言不讳的。 对霍子羁的喜欢,让陆柏庭下意识的去了解了霍子羁的情况。 自然,以徐铭的办事效率,会把现在霍子羁在幼儿园里的动态一五一十的告诉自己,他能知道霍子羁的安排,也并不奇怪。 叶栗:“陆柏庭,你是不是变态,你还调查我儿子!” “对合作伙伴的关系,而已。”陆柏庭说的淡淡的。 叶栗不断的深呼吸,一口老血就这么压抑在心口,差点喷出来,但是在陆柏庭面前,叶栗却又始终僵着:“陆总,你到底要做什么?我记得我们现在并没什么要谈的,也没任何事情必须我们见面才可以完成的。”

这样的消息,陆南心绝对不可能只让自己从新闻里听到,起码第一时间,陆南心会打电话来。 就算之前,陆柏庭说了再狠绝的话。 结果现在—— 有一根重要的线索,就这么萦绕在陆柏庭的心头,但是却怎么都串联不起来,就好似层层迷雾,把所有的秘密都彻底的遮住。 一直到停好车,陆柏庭才从这样的情绪里缓乎出来。 那表情,又变得淡定从容起来。 …… —— 陆氏集团。 徐铭一见陆柏庭,立刻就走了上去:“陆总,傅总来了,在办公室等着你。” “阿骁?”陆柏庭一愣,“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有一会了。但是不让我通知您。”徐铭解释了一下。 陆柏庭点点头,立刻朝着办公室走了去。 傅骁这段时间几乎是在一众兄弟里,彻底的失踪了,不仅仅是电话联系不上,就算是傅氏集团也很少看见傅骁的身影,大部分的事情都是由傅骁的弟弟代理的。 陆柏庭大概猜得出,傅骁是为了陆南心的事。 走到办公室门口,陆柏庭沉了沉,这才推门而入。 傅骁在陆柏庭推门而入的瞬间,就抬头看着他,那眸光极其的冷淡,不带一丝的感情,就这么落在陆柏庭的身上。 “找我有事?”陆柏庭率先开口。 傅骁忽然轻笑一声,却带着嘲讽:“南心要结婚了,你知道吗?” “知道。”陆柏庭冷淡的应着,“娱乐八卦早就说了,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所以你就这表情?”傅骁反问。 陆柏庭很随意的拉开凳子,坐了下来:“不然呢,你希望我什么表情?追出去?还是求着她不要结婚,回到我身边?你觉得这些办法靠谱吗?” 这一次,不说话的人是傅骁。 “何况,在之前发生那么多事后,我已经明明白白的和南心说清楚了。我和她不可能再有任何除去兄妹以外的关系。如果她愿意接受的话,我这辈子都会是那个照顾她的兄长。” 陆柏庭一字一句说这,不带一丝感情:“如果南心想让我知道她要结婚,自然会亲自电话给我,告诉我消息,我自然也会送上我的礼金和祝福。就算是到婚礼现场,我也没有任何问题。” 听着陆柏庭的话,傅骁的手心已经渐渐的攥起了拳头。 “但是,目前来看,显然南心没打算让我知道的意思。既然我是通过娱乐八卦知道的,那么,我多问并没任何意义。不是吗?” 说着,陆柏庭一摊手:“这就是事实,你需要我再做什么吗?我不想我老婆误会,毕竟南心在我和叶栗之间,是一个很敏感的人。” …… 陆柏庭已经把陆南心撇得很清。 之前的沉思,并不是因为陆南心结婚,而是因为陆南心和霍擎苍来往。这让陆柏庭担心陆南心。 两人不是情侣,起码也是家人,起码陆南心一样姓陆。 但是除此之外,陆柏庭真的不可能再有其他的反应了。 结果—— 陆柏庭错愕了。

看着手术室的灯亮着,那门紧闭着,宋宥羲的情绪跟着越来越烦躁起来,烟瘾也跟着起了。 他看了一眼周围的禁烟标识,直接走到了吸烟区,一根接这一根抽着。 但宋宥羲的心思全都在手术室里的叶栗身上。 他破窗而入的时候,一地的鲜血,刺鼻的血腥味,叶栗面无血色的躺在地上,那种画面,远远的胜过任何一次危险的场景。 一直到现在,宋宥羲觉得自己的气管还被人死死的掐着,怎么都呼吸不顺畅。 最终,他几乎是烦躁的扯了扯迷彩服的衣领,在大冬天里,就只穿了一间短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宥羲。”忽然,有人叫住了宋宥羲。 宋宥羲转过身,看了来人,礼貌的叫着:“于叔叔。” 于建英的眉头拧了下:“我今晚正好值班,听见人说,你送了一个孕妇,满身是血的到医院,怎么回事?你惹事了?” “不是。”宋宥羲的眉头一拧,“一个朋友。” “朋友?”于建英倒是惊讶了下。 宋宥羲本身就是一个冷情的人,除了和几个私交甚密的战友外,其余的人就是泛泛之交,和女人基本不打交道。 要不然,宋战铭上将也不会疑神疑鬼的就认定自己最疼的这个小孙子是一个同性恋了。 “于叔叔。”忽然,宋宥羲认真了起来,“今晚的事,还麻烦您不要和我家里说,拜托了。” 于建英更好奇了。 宋宥羲这人脾气臭,骨子硬,别说求人了,低三下四说话都没有过,就算冲着自己的领导,也是一脸倔强。 这第一次主动开口,竟然是为了这种事情求了自己。 于建英沉了沉:“宥羲,你是这一波孩子里面最稳重的一个,我想你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这个事情,我不会告诉你家里人。” “谢谢于叔叔。”宋宥羲松了口气。 于建英很快就转移了话题:“之前我听说你带了叶家的那个小姑娘给宋总参看了?” “嗯。”宋宥羲也没否认。 “你是认真的?”于建英倒是严肃了一下,“叶家什么情况,你难道不清楚?叶栗现在就是一个烫手山芋,何况,她还和陆柏庭牵扯不清,随便一件事情,都可能影响你的仕途,你想好了?” 宋宥羲熄灭了烟头,有些痞气的看着于建英,半笑不笑的:“再清楚不过。” “你小子——”于建英真是无奈的笑了。 宋宥羲也没说什么,双手抄在裤袋里,脚下踩着军靴,很自然的在地上转了一圈。 再抬眼的时候,透着玻璃门,宋宥羲看见手术室的灯已经熄灭了。 这下,他想也不想的就朝着手术室的方向走去,于建英楞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什么情况。”宋宥羲快速的问着医生。 医生没含糊:“孩子保住了,留了这么多血,孩子还能留住,也是缘分了。但是,产妇现在身体非常的虚弱,下一次就不见得这么好运了。加上产妇这几天大概就有些先兆流产的倾向了,以后还是要多加注意休息。” “谢谢。”宋宥羲松了口气。

入眼的,是丰城的车水马龙,华灯初上。 “男朋友?”陆柏庭的声音压的极低,贴着叶栗的耳边,“我是你男朋友,嗯?” 叶栗忍不住呻吟一声。 “栗栗?你在哪里?”叶建明多老谋深算的人,自然也听出了不对劲的地方。 “在哪里?”陆柏庭逼着叶栗。 叶栗的腿根都跟着发软,但却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起来:“爹地,我准备面试了,回头有时间我再去看你。” 这些话,她说的飞快,脸不红气不喘的,而后不给叶建明任何说话的机会,就直接挂了电话。 免得,再被陆柏庭忽然的发疯给牵连到。 “面试?”陆柏庭的声音更沉了。 在推搡中,大手已经堪堪的挤了进去,那种润泽的感觉,让陆柏庭也明显的有了感觉:“这样面试?嗯?” “陆……”叶栗简直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人。 “叶建明知道你在我身下面试吗?”陆柏庭残忍无情的问着。 和今天早上那个温柔缱绻的陆柏庭截然不同,仿佛一瞬间撕下了彻底虚伪的面具,赤裸裸的暴露在叶栗的面前。 “在叶建明的面前摆好女儿的形象?手术费是男朋友给的?”陆柏庭的声音越来越沉,“哪个朋友?宋宥羲吗?” 叶栗:“……” “叶栗,我就这么见不得人,藏着掖着,不敢和叶建明明说,你从我这里拿的钱?” 莫名的,陆柏庭的怒意上来,牵连到宋宥羲的名字,那是一种男人下意识的危机感。 他想逼着叶栗承认她和自己的关系。 见叶栗越是反抗,陆柏庭的动作越是显得粗鲁,没有实质性的行为,却已经把叶栗逼的冷汗涔涔。 陆柏庭也好不到哪里去。 但最终,陆柏庭没从叶栗的口里逼出自己想要听的话,叶栗就这么倔强的看着陆柏庭,说什么都不肯服软。 漂亮的猫瞳红红的,俏生生的小脸剩下的就是无尽的委屈。 死死的堵在陆柏庭的胸口。 谁都不让谁。 就像叶建明是陆柏庭的心口的刺,叶建明也一样是叶栗心口最柔软的地方。 最终,叶栗彻底爆发了:“陆柏庭,我求求你,放过我爹地好不好!叶家欠你的,你冲着我来,不要逼我爹地了,我爹地禁不起你这样逼。” 一边说,她一边大口的喘着气:“我不管我爹地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他只是疼我的那个人,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不允许!” 最后的话,叶栗几乎是歇斯底里的。 因为情绪的激动,她的小腹都跟着一抽一抽的疼了起来,脸色瞬间苍白了下来。 陆柏庭一惊,来不及开口,叶栗已经头也不回的冲出了休息室。 想也不想的,陆柏庭追了上去。 叶栗跑的极快,在电梯门要闭合的时候,陆柏庭追了进去。 他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叶栗,你这是拿自己开玩笑吗?你不知道你现在怀孕吗?” 叶栗大口的喘着气,电梯已经沉沉的朝着停车场的方向降了下去。

但是却不可避免的让陆柏庭的吻落在自己的脸颊上,叶栗的脸有些微微的红。 陆柏庭低低的笑,也不避讳叶栗在场,就当着她的面换上了衣服。 叶栗才想吐槽几句,就听见管家的声音毕恭毕敬的传来:“太太,您的衣服已经到了,化妆师和造型师也来了。” “好。”叶栗这下是真的不再多呆,飞快的走了出去,生怕再被陆柏庭牵连。 陆柏庭当然看的出叶栗的想法,他并没阻止,只是绵长的笑着,看着叶栗离开的身影,心头就这么跟着放软。 这样的感觉,也是以前,陆柏庭从来没有过的。 在他记忆里,叶栗始终是个嚣张跋扈的小公主,大小姐。但是他却从来没想过,叶栗刻意这样的柔软,这样的羞涩。 这五年里,他几乎错过了不同模样的叶栗。 但是,陆柏庭清楚,自己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来发现不同的叶栗。 这样的想法,越来越明显的出现在陆柏庭的心头,甚至早就已经让陆柏庭忘记了自己和傅骁最初打的赌。 对叶栗的好,变得理所当然,变得发自内心。 …… 叶栗走出主卧室的时候,化妆师和造型师早就已经准备好。 她看着在沙发上的白色孕妇裙,裙边却是牛仔的卷边设计,优雅却又不失俏皮,就连鞋子也是同色系的平底鞋。 忽然,叶栗的脸就这么红了起来。 她明白了,之前陆柏庭在自己选好衣服后,暧昧的询问自己。因为那人早就知道自己的小礼服会是什么样子。 这样的打扮,分明两人就是情侣装。 这样的想法,让叶栗瞬间躁了起来。 在叶栗换好衣服的时候,陆柏庭也已经出来了,他看着叶栗,眉眼里星星点点的笑意,怎么都散不去。 化妆师只给叶栗画了一个淡淡的妆面。 和昔日丰城第一名媛凌厉的形象比起来,今天的叶栗则显得温柔的多。 因为怀孕,那丰韵的脸颊,肌肤的状态也到了最佳,上了唇蜜的口红,让叶栗越发的明艳动人。 头发只是简单的挽成了一个发髻,戴了鸡蛋花,再没其他复杂的装饰。 “这样可以吗?”造型师问着叶栗,有些小心翼翼的。 毕竟,叶栗的挑剔在丰城是有目共睹的,只要稍微有一个细微的地方让叶栗不满意,那基本你不需要再在丰城混下去了。 然而,现在的叶栗,却温婉的可爱:“谢谢。” 造型师有些受宠若惊。 陆柏庭笑着走了过来,附身看着镜子中的叶栗:“很漂亮,也很般配。” 叶栗没好气的推了一下陆柏庭,但是下一瞬,她的小手就被彻底的包裹在陆柏庭的大手之中。 陆柏庭自然的牵住叶栗,朝着别墅外走去。 两人就这么漫步在栈道上,一路朝着宋执的别墅走去。 “你喜欢这样的婚礼吗?”忽然,陆柏庭打破了沉默,问着叶栗。 叶栗有些游神,回过神:“还好吧。” “嗯?”陆柏庭挑眉,“宋执说,女人应该都喜欢海岛婚礼。”

在叶栗进门的瞬间,就很自然的分析起了投标案的情况,把自己想要的结果,直接告诉了叶栗。 叶栗错愕,甚至有些回不过神来。 她想方设法要得到的结果,陆柏庭却这样直接的告诉了自己。 叶栗心挑了挑,忽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说说你的想法。”陆柏庭倒是很淡定,继续又问了一次。 叶栗轻咳一下,再看着陆柏庭,想强硬的解释之前的事情的姿态已经放了下来,被陆柏庭这么一搅和,叶栗忽然没了立场。 反而有些事,真的就这样理所当然起来。 她很快冷静下来,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陆柏庭顺着叶栗的想法继续说着,两人就这投标案的事情,不知不觉也交谈了很长的时间。 一直到陆柏庭一锤定音,把标底的结果,写在了电脑最后的标书上:“我想你是我的幸运女神,这个问题我思考了很久,毕竟这件事对陆氏极为重要。” 叶栗没说话。 “我都没想过这么早能解决。再变动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投标案你和我一起去。这个成功,我要和你一起分享。” 陆柏庭的口气有些兴奋。 而叶栗却变得紧张:“不用,那是你的事,和我没任何关系。” “你是我老婆。”陆柏庭说的直接。 叶栗一僵。 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新来的管家匆匆跑上来敲了敲门:“陆总,夫人,徐特助来了。” “你和徐铭忙,我出去准备茶点。”叶栗转过身,就直接走了出去。 浑然不觉,她现在做的事,就是一个小妻子会做的行为,陆柏庭淡淡的笑。 这是他的目的,在潜移默化里,让叶栗习惯这样的生活,习惯自己的存在,最后让叶栗永远没办法离开自己。 如果叶栗不离开自己的唯一条件是要他放弃投标案的话,那么,陆柏庭知道自己也会做到。 而叶栗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和徐铭擦肩而过,匆匆颔首示意。 徐铭礼貌的看着叶栗,叶栗却有些不好意思,总觉得徐铭仿佛能在这样看起来平静的氛围里,看出之前这里发生的一切。 表面的,叶栗脚步快了一点。 徐铭有些莫名。 陆柏庭倒是自然:“她不好意思了。” 因为主动,所以不好意思。 徐铭惊讶了一下,认识叶栗这么长时间,第一次知道叶栗也会不好意思。以前的叶栗就算做再过分的事情,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而非这样的拘谨和小气 沉了沉,徐铭很清楚,这并不是自己要管的事情。 “有事?”陆柏庭问的很直接。 徐铭轻咳一声,在看着陆柏庭,一字一句的说着:“那个暗中做手脚的人找到了。” 很快,徐铭的神色也跟着严肃的起来,陆柏庭的眸光瞬间变得凌厉,看着徐铭:“是谁?” “主谋是陆南心小姐。”徐铭说着,那眉头也跟着微微的皱了起来,有些不敢相信,“我顺着线索找到了工地出问题的内鬼,花了一些手段,他承认了背后的主谋是陆南心小姐。” 陆柏庭:“……”

第一卷: 第135章 被陆柏庭的话给彻底的撩到了

而陆南心的脸色已经变了,那苍白的脸色,白的吓人,甚至纤细的身形都开始微微的颤抖。 傅骁追出来的时候,堪堪的扶住了陆南心,陆南心才没能瘫软在地上。 “你如果能端着你的身份,你还是陆家的人,我会照顾你一辈子,但是你永远就只能是妹妹的身份,再不可能又任何的逾越。”陆柏庭警告着,“若是逾越,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再见你,你的任何事情都和我无关。” 这话,陆柏庭已经说到了狠绝,一点余地都不给陆南心留。 陆南心崩溃的看着陆柏庭。 而陆柏庭已经不客气的把陆南心从电梯里推了出去,电梯门再一次缓缓的关上。 “南心。”傅骁撑住了陆南心,但是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 陆南心苦笑:“你也憎恨我是不是我,你也觉得我恶心是不是,我竟然能做出这种事情,是不是?” 傅骁没说话,很沉默。 “是,我做的,那又如何?”陆南心的眼神都开始变得涣散,“我什么都没有了,我还怕什么,我就连这样都不能留住他,我还能做什么!” “南心,你冷静点。”傅骁抓着陆南心的手,“不要胡思乱想的。” “阿骁,我是没办法了,是不是。”陆南心的情绪有些失控了,“不,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他,我真的不甘心,不甘心。” “南心——”傅骁追了上去。 但是陆南心的动作更快,已经快速的进了另外一部电梯,电梯的门关了上去。 傅骁只看见陆南心哭泣的脸,再没了其他。 他想追上去,但是想了想,最终傅骁停在了原地。 就如同叶栗和陆柏庭的世界,陆南心根本进不去。而陆柏庭和陆南心的世界,他傅骁也一样进不去。 陆南心的事,除非必要,傅骁是绝对不会主动和陆柏庭提及。 就算提及,那也应该是陆南心主动。 沉默许久,傅骁只是派人看着陆南心,而后转身离开了陆南心的公寓。 …… —— 陆南心坐着出租车,是在陆氏集团的门口追上陆柏庭的,她不顾一切的拦下了陆柏庭的车,就这么站在陆柏庭的面前。 周围的人认出了陆南心,不免在窃窃私语。 现在的陆南心,和舞台上那个风华万丈的超级名模不一样,狼狈不堪的甚至不如街边的一个妇人。 陆柏庭的脸色阴沉,看着拦在自己车面前的陆南心,甚至连下车的意思都没有,直接让保全把人带走。 “柏庭——”陆南心失声尖叫着。 陆柏庭的眉头一皱,看着陆南心,虽然面无表情,但是还是挥手示意保全松开陆南心,而后他从容不迫的下了车。 “陆南心。不要再和我解释。”陆柏庭很淡的说着,“也不要再缠着我。我不想叶栗再误会我和你之间的关系。” 字里行间,陆柏庭提及的都是叶栗。 陆南心好似一下子冷静了下来,就这么看着陆柏庭:“叶栗对你这么重要吗?甚至超越了陆家和叶家之间的仇恨吗?你也不在意,叶建明对陆家做了什么,仍然要执意和叶栗在一起吗?” 这似乎是陆南心最后的王牌了。

第一卷: 第706章 毕竟你这样,我不放心!

第一卷: 第260章 呵呵——这大概是报应!

叶栗只能不断的说着唇语,摇着头,哭红了眼睛。 护士认出了叶栗,再看着叶栗的情况,也变得紧张起来。 二话不说,护士已经让人准备好推车,把叶栗直接送到了手术室,叶栗的手就没离开过护士的手。 她发不出一点的声音,但是唇却不断的动着:“救我,我中毒了——” 护士听不见,但看着叶栗的情况,还有她的肚子因为流了太多的羊水,开始变形的子宫,吓的面色苍白。 “快,通知手术室。”产科主任一见到这个情况,吓的脸色都白了,“你,马上去通知陆总。” “是。”护士立刻飞快的朝着重症监护室的方向跑去。 产科主任二话不说,第一时间就已经换了手术服,进入了手术室。 瞬间,医院内,已经一片混乱。 …… —— 陆柏庭赶到陆南心所在的楼层,却看见陆南心昏倒在楼梯间,而并没看见叶栗的人影,陆柏庭的情绪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二话不说,陆柏庭直接抱起了陆南心,飞快的朝着手术室的方向跑去。 “找医生。”一边跑,陆柏庭一遍喊着。 护士看见这样的情况,也快速的动了起来,谁都知道陆南心的身份,谁也知道,陆南心绝对不能再出任何的事情。 但这样软绵无力的倒在陆柏庭的怀中,让每个护士都白了眼。 医生赶来的时候,韩祁慎才刚刚从重症监护室里离开,叶建明已经彻底的停止了心跳。 再看见陆南心这样的情况时,韩祁慎顾不得疲惫,立刻转身就跟着进了手术室,一刻都不敢停留。 陆柏庭被留在了手术室外。 手术室的灯亮了起来。 陆柏庭双手捂住脸,一言不发的站着,他以为他可以拖到最后一刻,结果却没想到,陆南心的情况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控制范围。 早就在这之前,韩祁慎就已经说过,陆南心若不是因为情绪激动,再陷入昏迷的时候,就是最后抉择的时候了。 陆柏庭的血液有瞬间给他的感觉是不断的向上冲,让他再没办法冷静下来。 任何一个决定,陆柏庭都做不出来。 手术室的灯还没亮起十分钟,韩祁慎就已经走了出来:“柏庭,做好准备。15分钟内,南心的角膜没办法移植的话,她的情况就只能坚持到明天早上。” 这话残忍无情,却是不容怀疑的事实。 陆柏庭痛苦的站在原地,韩祁慎没再开口多说一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护士匆匆跑了过来,喘着气,站在陆柏庭的面前:“陆总,出事了,您太太早产了。” “什么?”陆柏庭惊愕了。 “现在就在手术室里。手术室都在这一层。”护士快速的说着。 这是瑞金的vip手术室,只有这两三层的病人的手术才会在这里。 这护士的话里的意思就是,叶栗和陆南心前后脚被送入了手术室。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陆柏庭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一字一句的问着。

第一卷: 第671章 陆柏庭是行走的荷尔蒙

就像这之前的十年,叶栗冲着自己露出这样似笑非笑的神态的时候,徐铭觉得自己的每根神经都可以被彻底的紧绷到极限。 因为,你永远猜不透叶栗下一张牌出的会是什么。 但是徐铭很快就回过神,这件事,第一时间必须通知陆柏庭,不然的话,那后果恐怕就没人可以承担的起。 “徐铭。”就在徐铭要转身的时候,叶栗叫住了徐铭。 不是徐特助,而是叫着徐铭的全名。 徐铭僵硬的转过身,看着叶栗:“夫人,您有什么吩咐。” 徐铭觉得,有时候和里面的陆柏庭比起来,他更惧怕眼前的叶栗,叶栗总可以在无形之中整的你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说了,不用通知陆总。”那声音不大不小去,却带着绝对的威严,“那就谁也不准通知,除非陆总在里面见一些不应该见的人,才让你们这么戒备?” 说着,叶栗挑了挑眉。 徐铭就差没举手发誓:“不,绝对没有的事情。” “嗯。”叶栗点点头,“你帮我倒杯热牛奶,再拿点糕点,找点杂志给我就可以,别的不需要了,你们忙你们的,我不会影响你们,我就在这里等着。” “是——”徐铭差点没哭出声。 叶栗对陆氏集团怎么会不了解,毕竟这里是叶氏的地盘,陆柏庭并没重新按照自己的意思整理过,就连办公室也是他曾经的办公室。 叶栗现在的位置,就是整个楼层最好的位置,可以看见每一个人的一举一动,也可以第一时间看见陆柏庭是否走出来。 她摆明了就是不允许总裁办的人通知陆柏庭。 这证明,叶栗根本就知道,里面的人是谁。 徐铭是在真的要哭出声了,就这么看着叶栗,在叶栗的眸光里,他头皮发麻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整个总裁办,静悄悄的,谁都不敢再多说一句。 …… —— 办公室内。 陆南心在门推开的第一时间,就站起身,努力的藏起自己的情绪,冷静的看着陆柏庭。 陆柏庭倒是很淡然的随手关了办公室的门,问着:“南心,你专门来找我是有事?” “陆柏庭,你是什么意思。”陆南心把手里的报道直接摔在了陆柏庭的面前。 陆柏庭很淡的扫了一眼:“就如同你看见的那样。” “你就是这样在所有人的面前打我的脸吗?我和你没有关系,我和你就只是兄妹关系是吗?你见过哥哥会和妹妹接吻拥抱的?你见过妹妹会睡在哥哥床上的吗?” 陆南心疯了一样的质问着陆柏庭,那声音跟着尖锐了起来 “陆柏庭,你要帮叶栗,我不想说什么,但是你为了帮叶栗,你可以彻底的抹杀我们之间所有的一切吗?” 这点,是陆南心怎么都没办法甘愿的。 在她这一次回国的时候,陆南心就已经清楚的感觉的到,陆柏庭的心根本就不在自己身上了。 但是陆南心也绝对没想到,陆柏庭竟然可以这样的为了叶栗,不顾一切的诋毁自己。

第一卷: 第903章 一个小男孩就这么硬生生的闯

第一卷: 第1053章 你在我心里,已经死了!

第一卷: 第366章 我把叶家大宅转到你名下!

第一卷: 第531章 完全不像陆柏庭的作风啊!

第一卷: 第531章 完全不像陆柏庭的作风啊!滑轮女孩

霍子羁自己说的也困惑了一下:“我就偶尔听家里的佣人八卦说,五年前他们来的时候,妈咪的眼睛还看不见呢,可是我已经生出来了。我知道我不是妈咪的孩子啦,但是妈咪还是很疼我的。” 霍子羁絮絮叨叨的,完全被陆柏庭没任何的防备。 而在霍子羁的话里,陆柏庭的表情已经越来越凝重了起来。 他的脑子格外的混乱,但是却始终没办法把最重要的线索串联起来,任大脑的思维不断的混沌,各种的画面重叠在一起。 霍子羁一直在说着和叶栗的事情,直到发现陆柏庭的心思不在这上面,他才好奇的看着陆柏庭:“叔叔,你在听我说话吗?” “在。”陆柏庭沉声应着。 而后,陆柏庭的眸光几乎是一瞬不瞬的落在霍子羁的身上:“你的生日在什么时候?” “9月27号呢。”霍子羁倒是回答的很快。 陆柏庭一下子僵住,一句话都没说出口。 他和叶栗的第一个孩子却是在相隔一个月的时候出的事,而且,当时,叶栗没看见那个出事的胎儿,不代表陆柏庭没见到。 产科的医生给自己确认过,孩子才进行了处理。 那种越发疯狂的想法,在当年显而易见的事实面前,却渐渐的被陆柏庭压了下来。 只要这是叶栗,叶栗能活着回来,对陆柏庭而言就足够的,别的,真的不重要了。 他只要叶栗。 “叔叔。”霍子羁叫着陆柏庭,把手机晃了晃,“这个你会不会。我怎么都过不了关了。” 陆柏庭低头看了一眼。那是手游版的游戏,以前叶栗也特别喜欢玩这些,然后玩不过了,就会发脾气,逼着自己一定要给她翻版,不然就会臭脸好几天,怎么哄都没用。 似乎想到叶栗,陆柏庭低低的笑了笑,然后伸手拿过霍子羁手中的手机,利落的玩了起来。 霍子羁一脸崇拜的看着陆柏庭,惊奇的不得了:“叔叔,你好厉害。这个好多人都玩不过呢。” “很久不玩了。”陆柏庭说的倒是直接。 霍子羁的眼睛闪闪发光:“叔叔,下次我能不能和你一起玩挑战赛啊,那个排名,我怎么都上不去了。妈咪好讨厌的,压着我,就是不让我超过。” “那我帮你把你妈咪超了?”陆柏庭笑。 “好啊。”霍子羁拍着手,然后小脸又扁了一下,“不能不能,妈咪这点上很小心眼的,要真超了妈咪,妈咪能恨死我呢。” “有叔叔在。” “真的吗?” “嗯。” “我和你说啊,我妈咪要真的生气的时候,你买冰淇淋和甜品给她,她心情就好了。” “……” “还有啊,我妈咪特别喜欢吃川菜,但是意大利都吃不到很正宗的,妈咪呕死了。” …… 霍子羁就像一个小叛徒,说着叶栗的事。 他虽然小,但是不代表霍子羁看不透现在的情况。霍擎苍和叶栗,虽然他叫爹地和妈咪,但是霍子羁比谁都清楚,他的爹地和妈咪和别人完全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