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黄花岗,黄花岗前看黄花,黄花岗名字由来,黄花岗纪念币

发布时间:2019-10-21 18:02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换作她之前大火的时候,李谋对她的态度可没有这样恶劣过。

“嘿嘿,那我去了,天天在剧组都快憋死了,我还要出去吃夜宵,去特么的减肥,老娘今天要放飞自我,我要去吃烤茄子,烤金针菇,烤韭菜,还要吃烤羊肉串,烤扇贝和小龙虾……”

“我们想请林小姐,代言我们dm品牌,不知道林小姐意下如何?”

而萧煜……这些年除了工作就是恋爱,更没有做过力气活,出手就显得比较绵软。

最终。 姜宁和老爷子还是离开了。 连同被赶走的还有萧衍,萧衍一路走,一路拿着魔方长吁短叹。 “唉!这个小没良心的,以前白疼他了。” “过分啊!一碗馄饨都不给吃。” “这臭小子真是太不可爱了,像心肝那样多好,有好吃的就能哄的开开心心的。” …… 姜宁被他吵的脑仁子疼,“萧衍,你能不能闭上你的嘴巴!” “得嘞!现在连亲妈都开始嫌弃我了!行!我不在你们面前碍眼了,我出去玩儿去了。” 下了楼,萧衍拿着车钥匙就走了。 唔…… 他要去吃顿大餐安慰安慰自己受伤的小心灵。 吃完饭顺便再去个酒吧。 自从老哥认识了小绾绾,他为了撮合这一对,连酒吧都很少去了。 仔细一想,他竟然已经两个月没有交女朋友了。 OMG! 这对他来说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萧衍赶紧给冷君临和许易都打了个电话,约他们去酒吧玩儿,冷君临一口答应下来,许易听说他还约了冷君临,说了句“我还有事要忙”就果断的挂了电话。 萧衍,“……” 丫的! 免费的酒都不喝! 他跟冷君临喝去。 萧衍发动引擎,轰动油门,跑车立马绝尘而去。 …… 另一边。 姜宁和老爷子坐上了回老宅的车子。 司机开车。 姜宁和老爷子坐到了后座上。 一路上,姜宁的脸色都不太好看,老爷子拉住她的手,直接把她扯到怀里。 姜宁脸一红,“干嘛呢,司机还在呢。” “老子抱自己老婆,谁在都能抱。” 司机立马非常有眼力见儿的升起了后座的隔板。 隔板隔开密闭的空间。 姜宁面色顿时自然许多,她靠在老爷子怀里,闷声说,“我这心里不得劲儿。” “我知道,因为睿睿那孩子。” 姜宁眼圈有些红,“你说他一个才三岁的小孩子怎么就这么记仇呢!好话都说尽了,就是不听。你听听,他今天在医院说的话多冷血,也不知道像谁!” 说白了,就是责怪林绾绾没把孩子教育好呗。 老爷子拍拍她的背,“我看那孩子倒是挺好的。爱憎分明,年纪小小就有自己的判断力,有礼貌还沉稳……” 姜宁翻个白眼,“我怎么没看出他有礼貌呢。” “你呀!对他太苛刻了,你设身处地的想想,如果你被人绑架了,还受到惊吓,你能对绑架你的人笑脸相迎?那孩子虽然话说的难听了些,可没有一个脏字,这已经很难得了。” 姜宁沉默了。 “你说他记仇,不知道像谁,我怎么觉得性子这么像咱们凌夜呢。你看看凌夜,再看看他,除了脸不一样,睿睿简直就是凌夜的缩小版。” 别说。 还真是。 姜宁心里堵着的那口气立马就顺了。 “如果那孩子见咱们有钱有势,连你绑架他,他都不计较,立马就要认了我们,这样你就开心了?” 姜宁想着那种可能,立马打个寒战。 如果是那样,那这孩子也太可怕了。 “所以啊,人家的反应都是在情理之中,你有什么好生气的。” “我没有真的生气,就是觉得……觉得……” 老爷子接过她的话,“你就是觉得这孩子才三岁,他懂什么,他之所以这么排斥我们,肯定是受林绾绾唆使的,是吧?” 姜宁被说中心事,当即不言语了。 她就是这么想的。 “你呀!你也不想想,自从睿睿住到了重症监护室,中间林绾绾就进去看过他一次,而且是跟心肝一起去的,心肝到底是在咱们身边长大的,林绾绾又不傻,怎么会当着心肝的面在睿睿面前说咱们坏话!” 也对! 姜宁心里的浊气立马就少了一些。 不过…… 她抬头瞥了老爷子一眼,伸手狠狠掐了他一把,“你怎么处处替林绾绾说话啊!” 不知道她不喜欢她啊。 “还不是为了咱们儿子!”老爷子抓住姜宁的手,“阿宁啊,你不觉得阿衍说的挺对的吗。咱们凌夜……自从十五年前的事情发生了之后,心思就特别重。这么多年,我都忘记他笑起来是什么样了……他好不容易碰到个喜欢的女孩,这女孩又刚好是心肝的生母。别人都说前世五百次回眸才换回今生一次擦肩而过,他们俩这得是多有缘分,我估摸着两个人前世脖子都扭断了。” “扑哧——”姜宁被逗笑了。 老爷子脸上也有了笑容,“我是想着,只要林绾绾能让凌夜开心,别说她那些丑闻是假的,就算是真的,只要凌夜喜欢,我老头子也认了。” 姜宁“刷”的一下从他怀里坐起来,“那可不行!” “知道了知道了,那咱们继续考察!” “这还差不多。” …… 秋夜来的早。 不多时夜幕就降临了。 而此时。 萧煜正焦头烂额的处理公司的事情。 他们家开的是连锁酒店,名字叫维也纳连锁酒店,是五星级酒店,几乎每个发达城市都有他们酒店的身影。 可是! 就在昨天。 突然有一家酒店的顾客爆出他们酒店的卫生问题,一个顾客有洁癖,到酒店就要换自己的床单被套,在换床单的过程中,竟然在他们酒店的床垫下发现了一只死老鼠。 这本来也不是多难处理的事情。 私下解决就好了。 可那顾客也是个硬茬,坚决不肯私了,并且把图片和视频爆到了网上。 广大网友们立马开始吐槽在维也纳酒店遇到的各种糟心事儿。 什么看到保洁阿姨用洗澡的浴巾擦马桶了! 什么住维也纳酒店,发现裸男闯进房间了! 什么在床单上发现有虫卵了…… …… 事情经过发酵。 现在越闹越大。 今天来采访的记者已经来了好几波了。 萧衍越想越生气。 会议室里。 萧煜大发雷霆! “我说过多少遍!五星级酒店卖的就是服务质量,一个五星级的酒店,床垫子下竟然会出现死老鼠!而且还是不知道死了多久的老鼠!你们是怎么管理保洁卫生的?!” 管理人低头任骂,完全不敢吭声。 半晌。 等萧煜骂完了,公司的人才小声说,“萧总……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解决这件事,事情越发酵越严重,再这样下去,恐怕会影响公司形象啊!” 解决? 这群人搞出一个烂摊子,让他去收拾? 萧煜气的胸口生疼!

她低着头,态度诚恳,“爸妈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没有搞清楚事情的真相,被人挑唆了两句,再加上君临要跟我离婚就以为是因为绾绾的介入。现在事情闹的这么大,都是我的责任。”

“啊……来了来了!漂亮阿姨终于来了!” 办公室里,萧衍也在。 萧衍一身花衬衫,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抖腿。 衬衫上印着大朵的红牡丹和绿叶子,分外妖娆,搭配一条米色的及膝休闲短裤,脚踩人字拖,像是刚刚从海边度假回来的。 如果平常人这样穿,会让人觉得非常low,可萧衍却硬生生的把这身衣服穿成了风流不羁的感觉。 “心肝,你就这么喜欢那个阿姨?” “喜欢!” 听到萧心肝的话,萧衍腿也不抖了,蹬着地把椅子挪到萧心肝面前,看到萧心肝盯着电脑屏幕双眼放光的样子,颇有些吃味,酸溜溜的说,“臭丫头!平时二叔这么疼你,也没见你看到二叔这么高兴过!” “不一样!” 萧衍立马兴冲冲的追问,“哪里不一样?是不是对这个阿姨只是一时兴起,对二叔才是真爱?” 萧心肝双手捧心的盯着屏幕,连个眼角都没有给萧衍,“唔……二叔,这么说吧,一个人天天吃鸡骨头,突然有一天啃到了鸡腿,你觉得她还会喜欢鸡骨头吗?” 被称为鸡骨头的萧衍,“……” 暴击啊! 萧衍泪流满面! 他扭头,寻求同样是“鸡骨头”的同盟,“哥……” 萧凌夜冷冷的扫他一眼。 萧衍身板一抖,立马蔫儿了。 谁让他跟老哥说林绾绾试镜的消息,不小心让小心肝听到了呢,结果这小丫头倒好,知道了林绾绾要来,小丫头马上表示要来,老哥不同意,小丫头立马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 虽然明知道这一招是小丫头常用的伎俩,可老哥还是心软带她过来了。 “心肝……” “嗷嗷嗷!漂亮阿姨要讲话了,二叔你快别说话了。” 被嫌弃的萧衍,“……” 他看看萧心肝,小丫头正捧着肉嘟嘟的小脸,一脸迷妹的表情,再看看抱着小丫头的老哥,赫然发现,自家老哥的目光……竟然也牢牢的锁在屏幕里的林绾绾身上。 …… 与此同时。 林绾绾进了试镜现场。 现场是一个诺大的房间,此时,房间里围满了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架着设备,地上全是交错的电线。 房间的最中央是试镜的位置,像是舞台剧,有一束明亮的灯光打在那里,只要站在中央,每一个动作表情都能被看的一清二楚。 林绾绾深吸一口气,抬头看向前方。 最前方是一排简单的桌子。 桌子后方坐着四个人,三个熟面孔。 坐在最中间的是导演李谋,他端端正正的坐着,面前放着一支笔和一个本子,正低头“刷刷”的记录着什么。 跟李谋并排坐着的是《婉妃传》的男主角楚谦! 楚谦是近几年爆红的男星,演的最多的就是古装剧,同时也被观众们称为古装男神,微博粉丝高达四千万。出道十年,一夕爆红,红了之后楚谦并没有飘,低调不炒作,凭借一部又一部优秀的作品,奠定了自己实力派的地位。 同时,楚谦也是华夏传媒的艺人。 楚谦旁边坐着的是华夏传媒总裁冷君临。 她见过冷君临一次。 四年前,堂姐林双双和冷君临结婚的时候,她是伴娘,她还记得他对冷君临的第一印象——冷!现在,四年过去了,他身上的气息好像更冷了,看人的时候目光里完全没有情绪。 一共四个人,用排除法,剩下的那个中年男人应该就是星光传媒的总裁了。 “林小姐,这是试镜内容,一共只有五分钟的准备时间,你快看看剧本吧。” “好的,谢谢!” 要试镜的是宸妃侍寝的戏份。 宸妃原本是大将军之女,父亲被冤枉谋反,被灭了全族。万幸,灭族的时候她刚好不在家中,事后,她被朝廷派人追杀,掉下悬崖,之后被一家大户人家搭救,当时正值选秀期间,救了她的这家人的女儿也在选秀的名单中。 这户大户人家只有一个独生女,从小娇惯,又有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自然不愿意入宫。 因此,就让宸妃代替女儿入了宫。 宸妃一直想为家人报仇,换身份入宫正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她当即就答应下来,代替那家的女儿进了宫。 入宫的时候凭借一支孔雀舞,她当即就被封了宸妃,这在后宫中是前所未有的,多少妃子都是从宫女,答应,常在,贵人,嫔……一步步熬多少年才升为妃子的。 而宸妃无异于一步登天。 入宫当天,她就被召侍寝了。 她要试镜的,就是侍寝这一出戏,这出戏非常考验演员,因为从侍寝的这一刻开始,她就不再是大将军之女,也不再是那个恣意潇洒的女孩,这一刻,她彻底蜕变成祸国妖妃。 这场戏最难的地方就是通过演员的眼神和肢体动作,来表达宸妃的转变。 “五分钟到了!” “好的。” 林绾绾吸口气,缓缓踏上台阶。 台阶上的最中央,已经被工作人员布置成一个寝宫,寝宫里桌椅大床都摆的整整齐齐。 林绾绾站在房间最中央,鞠躬跟众人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三十号林绾绾!” 李谋带着一副古板的黑框眼镜,看到素颜的林绾绾,他微微挑眉。 因为他要的是祸国妖妃,所以今天来试镜的女孩们大多都画着妖艳的浓妆,这还是头一个素颜来试镜的。 他一脸严肃的看着林绾绾,“准备好了吗?” “好了!” …… 镜头下。 林绾绾就是宸妃。 她半侧着身,斜倚在雕花大床上,手里抚摸着一只大红色绣着鸳鸯的香囊,她轻轻抚摸着香囊上针脚凌乱的鸳鸯,肩膀垂下,大床的阴影下,她浑身都是落寞的气息。 突然—— 一阵脚步声传来。 “皇上驾到——” 随着声音落下,宸妃眸子仿佛被注入了黑暗,瞬间冷的刺骨!她把香囊收进贴身的胸口。刚收好香囊,房门就“吱呀”一声从外面打开,她不急不缓的抬起眸子,抬眼的瞬间,她的气场骤然一变。 眉梢一扬,嘴角轻勾,眼角眉梢都是风情。 她半侧着头,靠在床边,露出一截莹白修长的脖颈,在烛光的照射下,蒙上一层雾气般的氤氲光泽,带着难以言喻的诱惑! 毋庸置疑! 这一刻,她就是那个祸国妖妃! …… “咔!” 试镜完毕! 全场鸦雀无声! 明明没有一句台词,可在场的男性们全都脸颊泛红,有些甚至还夸张的流了鼻血! 李谋激动的老脸通红! 这就是他要的宸妃! 他要的就是这种高级的诱惑,不搔首弄姿!明明什么都没有露,单凭眼神和动作就让人热血沸腾,不能自已! 李谋兴奋的当即拍板! “你!就你了!”

“啊……来了来了!漂亮阿姨终于来了!” 办公室里,萧衍也在。 萧衍一身花衬衫,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抖腿。 衬衫上印着大朵的红牡丹和绿叶子,分外妖娆,搭配一条米色的及膝休闲短裤,脚踩人字拖,像是刚刚从海边度假回来的。 如果平常人这样穿,会让人觉得非常low,可萧衍却硬生生的把这身衣服穿成了风流不羁的感觉。 “心肝,你就这么喜欢那个阿姨?” “喜欢!” 听到萧心肝的话,萧衍腿也不抖了,蹬着地把椅子挪到萧心肝面前,看到萧心肝盯着电脑屏幕双眼放光的样子,颇有些吃味,酸溜溜的说,“臭丫头!平时二叔这么疼你,也没见你看到二叔这么高兴过!” “不一样!” 萧衍立马兴冲冲的追问,“哪里不一样?是不是对这个阿姨只是一时兴起,对二叔才是真爱?” 萧心肝双手捧心的盯着屏幕,连个眼角都没有给萧衍,“唔……二叔,这么说吧,一个人天天吃鸡骨头,突然有一天啃到了鸡腿,你觉得她还会喜欢鸡骨头吗?” 被称为鸡骨头的萧衍,“……” 暴击啊! 萧衍泪流满面! 他扭头,寻求同样是“鸡骨头”的同盟,“哥……” 萧凌夜冷冷的扫他一眼。 萧衍身板一抖,立马蔫儿了。 谁让他跟老哥说林绾绾试镜的消息,不小心让小心肝听到了呢,结果这小丫头倒好,知道了林绾绾要来,小丫头马上表示要来,老哥不同意,小丫头立马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 虽然明知道这一招是小丫头常用的伎俩,可老哥还是心软带她过来了。 “心肝……” “嗷嗷嗷!漂亮阿姨要讲话了,二叔你快别说话了。” 被嫌弃的萧衍,“……” 他看看萧心肝,小丫头正捧着肉嘟嘟的小脸,一脸迷妹的表情,再看看抱着小丫头的老哥,赫然发现,自家老哥的目光……竟然也牢牢的锁在屏幕里的林绾绾身上。 …… 与此同时。 林绾绾进了试镜现场。 现场是一个诺大的房间,此时,房间里围满了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架着设备,地上全是交错的电线。 房间的最中央是试镜的位置,像是舞台剧,有一束明亮的灯光打在那里,只要站在中央,每一个动作表情都能被看的一清二楚。 林绾绾深吸一口气,抬头看向前方。 最前方是一排简单的桌子。 桌子后方坐着四个人,三个熟面孔。 坐在最中间的是导演李谋,他端端正正的坐着,面前放着一支笔和一个本子,正低头“刷刷”的记录着什么。 跟李谋并排坐着的是《婉妃传》的男主角楚谦! 楚谦是近几年爆红的男星,演的最多的就是古装剧,同时也被观众们称为古装男神,微博粉丝高达四千万。出道十年,一夕爆红,红了之后楚谦并没有飘,低调不炒作,凭借一部又一部优秀的作品,奠定了自己实力派的地位。 同时,楚谦也是华夏传媒的艺人。 楚谦旁边坐着的是华夏传媒总裁冷君临。 她见过冷君临一次。 四年前,堂姐林双双和冷君临结婚的时候,她是伴娘,她还记得他对冷君临的第一印象——冷!现在,四年过去了,他身上的气息好像更冷了,看人的时候目光里完全没有情绪。 一共四个人,用排除法,剩下的那个中年男人应该就是星光传媒的总裁了。 “林小姐,这是试镜内容,一共只有五分钟的准备时间,你快看看剧本吧。” “好的,谢谢!” 要试镜的是宸妃侍寝的戏份。 宸妃原本是大将军之女,父亲被冤枉谋反,被灭了全族。万幸,灭族的时候她刚好不在家中,事后,她被朝廷派人追杀,掉下悬崖,之后被一家大户人家搭救,当时正值选秀期间,救了她的这家人的女儿也在选秀的名单中。 这户大户人家只有一个独生女,从小娇惯,又有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自然不愿意入宫。 因此,就让宸妃代替女儿入了宫。 宸妃一直想为家人报仇,换身份入宫正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她当即就答应下来,代替那家的女儿进了宫。 入宫的时候凭借一支孔雀舞,她当即就被封了宸妃,这在后宫中是前所未有的,多少妃子都是从宫女,答应,常在,贵人,嫔……一步步熬多少年才升为妃子的。 而宸妃无异于一步登天。 入宫当天,她就被召侍寝了。 她要试镜的,就是侍寝这一出戏,这出戏非常考验演员,因为从侍寝的这一刻开始,她就不再是大将军之女,也不再是那个恣意潇洒的女孩,这一刻,她彻底蜕变成祸国妖妃。 这场戏最难的地方就是通过演员的眼神和肢体动作,来表达宸妃的转变。 “五分钟到了!” “好的。” 林绾绾吸口气,缓缓踏上台阶。 台阶上的最中央,已经被工作人员布置成一个寝宫,寝宫里桌椅大床都摆的整整齐齐。 林绾绾站在房间最中央,鞠躬跟众人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三十号林绾绾!” 李谋带着一副古板的黑框眼镜,看到素颜的林绾绾,他微微挑眉。 因为他要的是祸国妖妃,所以今天来试镜的女孩们大多都画着妖艳的浓妆,这还是头一个素颜来试镜的。 他一脸严肃的看着林绾绾,“准备好了吗?” “好了!” …… 镜头下。 林绾绾就是宸妃。 她半侧着身,斜倚在雕花大床上,手里抚摸着一只大红色绣着鸳鸯的香囊,她轻轻抚摸着香囊上针脚凌乱的鸳鸯,肩膀垂下,大床的阴影下,她浑身都是落寞的气息。 突然—— 一阵脚步声传来。 “皇上驾到——” 随着声音落下,宸妃眸子仿佛被注入了黑暗,瞬间冷的刺骨!她把香囊收进贴身的胸口。刚收好香囊,房门就“吱呀”一声从外面打开,她不急不缓的抬起眸子,抬眼的瞬间,她的气场骤然一变。 眉梢一扬,嘴角轻勾,眼角眉梢都是风情。 她半侧着头,靠在床边,露出一截莹白修长的脖颈,在烛光的照射下,蒙上一层雾气般的氤氲光泽,带着难以言喻的诱惑! 毋庸置疑! 这一刻,她就是那个祸国妖妃! …… “咔!” 试镜完毕! 全场鸦雀无声! 明明没有一句台词,可在场的男性们全都脸颊泛红,有些甚至还夸张的流了鼻血! 李谋激动的老脸通红! 这就是他要的宸妃! 他要的就是这种高级的诱惑,不搔首弄姿!明明什么都没有露,单凭眼神和动作就让人热血沸腾,不能自已! 李谋兴奋的当即拍板! “你!就你了!”只有你听见

所以,要在林绾绾给她产生巨大的威胁之前……让她消失在她的眼前。

“哦?”龙御天饶有兴趣的问,“你的底线是什么?”

就在她准备跟上萧衍的时候,办公室里的人突然齐刷刷的站了起来,然后异口同声的喊了一句。